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58团-红旗岭农场荒友家园

北大荒-挠力河-完达山-红旗岭-……

 
 
 
 

最新日志

 
 
数据列表加载中...
 
 
 
 
 

你的家园,我的家园,我们大家的家园!

 
 
模块内容加载中...
 
 
 
 
 

家园信息栏

 
 
模块内容加载中...
 
 
 
 
 

纪念老铁兵赴北大荒60周年文选

 
 
模块内容加载中...
 
 
 
 
 
 
 

要敏生:难以忘怀难以割舍的半世纪 (3)

2017-11-5 11:39:25 阅读99 评论0 52017/11 Nov5

难忘当年我在运输岗位上,同不少同伴克服了资金,材料,等诸多困难。都成立革新小组,并抽我参加,为节省开支,出谋划策,修旧利废搞好修车,确保车辆的出勤率,为农场的生产,生活‘’里拉外运‘做贡献。’,我们的驾驶员们更辛苦,要去二百多公里之外的宝清县岚峰煤矿拉煤,驾驶员都是主车带拖车,凌晨两三点起,归来夜里七八点。就这样我们无怨无悔的做出了应有贡献。同样,在各条战线上我们的同辈们也默默无闻地奉献着。

那些年,洪涝灾害给生产和生活带来了不可估量的损失与困难。党委痛下决心要兴修水利,挖沟筑坝根治水害。没有大型机械,只有八月初,动员了有三十六个大小单位三千六百多人参战,要筑挖,沿河十三公里的坝和沟,要完成人工土方量二十二万多立方米。我们汽车队,分配在距大河口附近的一段筑坝挖沟任务,我们吃住在工地,在那风餐露宿艰难的环境中,硬是用铁锹,一鍬锹,用筒锹一筒锹一筒锹,挖沟。肩挑背驮,将一块块草皮垡运去筑坝,我们坚决按刘向东付场长的;宁深不浅,宁高不低,宁宽不窄的要求去干,我们每天奋战在工地上,克服了种种困难,起早贪黑,经近二十天的奋战胜利地保质保量的完成了这次决战任务。

那些年,汽车队的人员不断增加,住房难成了一大问题,这样毎年要从修理排驾驶排各抽出十多人盖房子,修理排由我负责带领,驾驶排由付文州负责带领。每年,我们都出色完成房建任务。八二年,曹文征连长让我领着这十几个人盖一栋二层楼的锅炉房,从未干过,技术含量高,质量标准高,在曹连长的鼓励支持信任下我接受了此项任务。何江华是我干活时最得心应手的好搭挡,在他和代绍国,周连江等几位好友的支持配合下,克服了许想象不到的难题与困难,终于在八月中旬,保质保量的完成了锅炉房的建造。

作者  | 2017-11-5 11:39:25 | 阅读(99) |评论(0) | 阅读全文>>

要敏生:难以忘怀难以割舍的半世纪 (2)

2017-11-5 11:17:49 阅读105 评论1 52017/11 Nov5

同年9月,场里搞非农业单位人员精兵简政,同我一起来修配所的七八个人都精简调到场基建队。到了基建队,我上山伐过木,打过石头,下河挖过沙,冬天赶过牛爬犁,夏天在电锯班圆盘锯锯过板子,在釆石班里做过饭,九四年”五一”后去总场基建工程大队,学习制做铁皮瓦。中旬回场,正赶上队里在场部西部盖房子,三个班都热火朝天,天刚亮就你追我赶的盖土坯墙,水泥支柱,铁皮瓦房盖的新房。

看到大家干得欢,我和蔡伯生,木匠刘风祥师父,赶紧制做铁皮瓦,并刷漆等工序。等那边房子大框盖好钉上屋面板后,就该我们上铁皮瓦了。

站在房顶上向四周一看一栋栋新房映入眼帘,和刚来时盖的草皮木笼草顶房一比,心情特别兴奋,心旷神怡,这就是我们建筑工人的骄傲自豪。心中悠然唱起吴道惠叔叔教我们唱的那首刚学会的;”建筑工人之歌”一一‘’‘’你看那蓝天下,雄鹰在展翅飞翔,你看那脚手架上,浴满了金色的阳光,我们是光荣的建筑工人,赤胆忠心为人民,、、、、、、前面总是辽阔的土地,身后总是崭新得搂房,我们的生活就是这样,战斗着奔向前方‘’。

六五年入冬后,在队长郭进宝叔叔的同意下我报考,去了总场汽车队当上了一名驾驶学员,那时当学员或徒弟,第一关就是要过劳动关,我们几十名从各分场报考录取的学员天天干杂活,去场林业分场的山上炭窑,装木炭再一点点背下山装车,回来烤车用。又跟车去炮手营区伐木点往制材厂拉红松,水曲柳,等木材,让我们帮师傅们在路上检查捆绑木头的绳子松不松,车轮胎坏了帮换轮胎等,反正不让你动车。

车队开春后要盖几幢民宅,砌房基要用石头,汽车队有车不用车拉石头,就发给我们每个学员一个小爬犁

作者  | 2017-11-5 11:17:49 | 阅读(105) |评论(1) | 阅读全文>>

要敏生:难以忘怀难以割舍的半世纪 (1)

2017-10-16 11:46:23 阅读222 评论0 162017/10 Oct16

(要敏生这篇文章比较长,内中有些文字在这里通不过,只好删除并拆成几部分发表,特告。)

离开北大荒掐头去尾有十多年了。可我怎么也忘不了那里,常在心里想,反正也退休了不在那里啦,就别去想他了,可是脑子里总是摆脱不掉对它的留恋与想往,。在没有什么事干了,夜深人静的时候,或有北大荒朋友来时,特别是听到那首‘’北大荒人的歌‘’就想哭,更加想起了四十九年前,我把大半辈子都奉献于那里,。那些亲眼所见,亲身所经历的许多许多往事涌现在眼前。从儿时到退休的半个世纪间的往事一幕幕在脑子里闪现,我怎能将他忘却呢。

一九五八年春,不少父辈们还携带妻儿老小来到黑龙江的北大荒。我就是其中一个刚十岁多点,弟弟不到一岁。

当年,去五分场没有路,这些要去五分场的家属和孩子们,只能暂住在一分场场部的一间大房子里。地上铺了一些干草把被褥铺上,我们和好多阿姨孩子就住在那里。没有多久我们又搬到一分场二队,晒粮场上草皮大库房里,地上铺的豆秸,库房很宽大中间用两根长杨木作为炕沿,用它分开有近两米宽的过道,算是对面铺,每家把自家的行李箱子间隔放在地铺这块就是一家,下家也用箱子间隔又是一家。整个库房都,一家家的住滿了,阿姨孩子和几位老人,过道上东西两边各放一个大油桶炉子,到了晚上烧上火不一会库房里就暖和了,大家都躺在自己的领域里谈天说地,欢声笑语好是热热闹闹。我还在一分场,丰收小学上了学。

七月下旬,各家都陆续搬往五分场。到了那里真是北大荒,什么都没有,只有山林荒草原,还有野兽,蚊子,瞎牛虻,小咬等害人的昆虫无休止的袭扰。那里到处河流纵横,沼泽遍地无路可行,到了冬天,满山遍

作者  | 2017-10-16 11:46:23 | 阅读(222) |评论(0) | 阅读全文>>

一件趣事

2017-10-16 11:35:59 阅读93 评论0 162017/10 Oct16

一件趣事

这是发生在任增学连长刚调到十五连不久的一件趣事。麦收战役即将打响,为即将开始的麦收大战,连里开了全连誓师大会,同时为了表示迎接任连长的到来,会后连里食堂改善了伙食。酒足饭饱之后,由于心情不错,任连长不免多喝了几杯,高兴之余在连部情不自禁的哼起了山东小调。真是人逢喜事精神爽,酒后抒情便唱歌。看到连长酒后高兴的神态,来连部围观的人越来越多。见大家久久围观不肯离去,任连长又即兴唱到:都围着我干什么?时间可差不多了,还不早点休息,这回麦收可就全靠你们了。围观的人究竟是何时离去的,印象不太深了。但任连长的小调却深深的印在连里战士们的心坎上。不信请往下看。

麦收战役正式打响,龙口夺粮,人人精神振奋斗志昂扬。连队食堂也备足粮草,一日四餐送水送饭。看到饭已送到地头,可是任连长却还没有下令休息吃饭的意思,个别战士就跑到连长身旁唱了起来:连长啊,时间可差不多了,还不早点休息,这回麦收可就全靠我们了。听到这歌声,任连长尴尬?的笑了,伴随着连长的笑声,大家觉得今天的饭菜更香了。

作者  | 2017-10-16 11:35:59 | 阅读(93) |评论(0) | 阅读全文>>

叶东旭:老 宅 印 象

2017-9-10 17:23:09 阅读122 评论0 102017/09 Sept10

老 宅 印 象

叶东旭

我们所住过的老宅都不复存在了,因其的确是简陋不堪,不得不相继退出了生活,继而最终退出了历史舞台。但老宅留下的印象却不会磨灭,将永远珍藏在我们心中,因为那里曾孵化了我们最初的梦想,并且丰满了我们飞翔的羽翼。

铸剑为犁拓桑梓,十万旌旗动地来。粮食,为了粮食,国家紧急动员了十万转业官兵奔赴黑龙江,开垦三江平原和松嫩平原,史称开发北大荒,这是新中国成立后的一次特殊的大移民,成为近代史上又一次“闯关东”的浩大壮举!

人烟稀少的千里莽野,突然涌入如此之多的“移民”,首当其冲的大事就是解决住处。常言道,安居才能乐业。然而,在那样的背景下,即使不能安居,也要乐于创业。十万转业官兵一面忙于生产,一面忙于安营扎寨,因此不得不因陋就简,住处所能赋予人们的并非舒适,但求能遮风蔽雨足矣。这种状况持续了相当一段时间,直到上世纪七十年代后期才逐渐有所改观。倘若把这种状况比作一个幼儿的成长历程,那么,这个幼儿已近而立之年了;如此漫长的时间,如此艰苦的生存状况,怎能不令人唏嘘不已!

极端的简陋最接近于原始,而人类就是从简陋开始的。

所谓的老宅当然没有什么青砖碧瓦,也没有什么雕梁画栋,之所以还要称之为老宅,是因为它们太过于破旧,而且年代已经十分的久远了。这所谓的老宅都是六、七十前开始陆续建起的,从茅草屋到土坯房,再到砖瓦房,前赴后继,依次更迭着延续下来,承载了北大荒几代人的梦想。

不仅如此,那些老宅还传承了东北民居的文化,比如地窨子、马架子、拉合辫房和土坯房,这些具有深厚地方民族特色的房屋,在北大荒建筑史上留下了最富民俗传奇的篇章。

作者  | 2017-9-10 17:23:09 | 阅读(122) |评论(0) | 阅读全文>>

王庆禹:新买的狗皮帽子

2017-9-10 17:14:52 阅读77 评论0 102017/09 Sept10

新买的狗皮帽子

故事发生在1959年的深秋,地点原八五三农场畜牧队。天已经很冷了,很多人赶到商店购买过冬衣物。当天,我去分场卫生所领药,看到了孙忠孝、刘绍纯、魏本芝等人借溜马的机会到商店买狗皮帽子。经过精挑细选,他们每人挑了一顶合适的帽子戴在头上骑着种马扬鞭而归。在返回连队的后山树林深处,遇到了一个大黑瞎子。他们不顾一切地打马就跑,一气跑出了树林。快到驻地时发现各自头上的狗皮帽子没了,原来在慌乱中帽子被树枝划掉。

孙忠孝说:“怎么办,回去找吧!”魏本芝说:“金帽、银帽我也不要了。”

然而事有凑巧,我领完药后走在他们后面,没有遇见什么野兽倒拣了三项狗皮帽子,回队后才了解到事情的真相。那个年月不但生活艰苦,还经常不断地和野兽打交道。在那个年代,像这样的故事屡见不鲜。这就是我们那个时代真实的生活写照,愿意提供给后人回味。

王庆禹,1951年参军,1958年转业到八五三农场五分场负责卫生工作,1983年任红旗岭农场医院科主任,1990年任红旗岭农场防疫站站长,1993年3月退休。

作者  | 2017-9-10 17:14:52 | 阅读(77) |评论(0) | 阅读全文>>

胡殿文:11连天津哈尔滨知青欢聚(图)

2017-9-10 17:07:51 阅读177 评论0 102017/09 Sept10

11连天津知青刘学贵、周建国、高志刚、韩健秋等一行6人,在回访阔别38年的黑龙江北大荒,拥抱红旗岭后。于2017年7月27日抵达哈尔滨,同11连的哈尔滨知青欢聚。

左起;郭继兴、耿生让、周建国、肖立功、刘学贵、沈广武

左起;耿生让、周建国、肖立功、刘学贵、沈广武、刘雪明

前排左起;何桂英、韩建秋、王凤英(高志刚夫人)、周志敏(周建国夫人)、肖丽波

后排左起;耿艳华、郭    秋、于秀荣、李    萍、王玉玲、孙桂芝

前排左起;韩建秋、刘学贵、周志敏、周建国、王凤英、高志刚

后排左起;耿艳华、何桂英、郭 秋、于秀荣、李 萍、王玉玲、孙桂芝、肖丽波

前排左起;韩建秋、刘学贵、周志敏、周建国、王凤英、高志刚

后排左起;刘明远、沈广武、吴庆民、孙纯祥、胡殿文、刘雪明、刘长顺、耿生让、郭继兴、肖立功、杨晓峰

作者  | 2017-9-10 17:07:51 | 阅读(177) |评论(0) | 阅读全文>>

纪景春: 一把钢捅锹的情怀

2017-7-16 16:34:54 阅读972 评论0 162017/07 July16

——纪念老铁道兵赴边建设60周年文选

图片摄影:张天启

我家有把钢捅锹,伴随我走过近四十年的岁月。几次搬家或清理旧物,我都舍不得把它扔掉,如今仍然挂在我家仓房的屋檐底下。每次看到它,都会使我想起建场初期艰苦创业水利大会战的许多往事。没有当年的水利大会战,就没有今天的红旗岭。

记得1969年12月27日,原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六师五十八团,从抚远转移到三师二十一团五营所在地,与五营合并。组建了新的三师五十八团。1970年3月24日,五十八团临时党委成立,现役军人王真、李希峰分别任政委和团长。当年开荒2800公顷,加上老五营原有耕地5066公顷,年终耕地达到7860公顷。

可是,1971到1973年是丰水年,山洪暴发,河水倒灌,洪涝成灾,造成了有荒不能开、开了种不上、种上管不了、管了不丰产、丰产不丰收的局面,甚至水灾威胁到了二连、十五连等低洼连队的住区。治水的重要性和迫切性不言而喻。不治水就站不住脚,不治水就不能生产,不治水就不能生存,不治水就要撤销五十八团的建制。所以,建场初期水利工作是重中之重。夏战酷暑,冬战严寒。当时谁要有一把好的铁锹,被看作是莫大的幸福,大家都羡慕不已。我最初使用的一把铁锹是公家发的普通凹面锹,排水挖土时,挖一锹土粘回半锹,挖一锹就要用刮泥板刮一下,沾一下水再挖下一锹。这样干一天累得腰酸背疼,筋疲力尽,土还甩不出去,不出活,

1973年,我向五连邵志敏副连长要了一把铁捅锹,干起活来既省力又挖得多甩得远,从内心感谢老邵。

到了1974年又有了新发展,农场水利大会战奖励先进生产者的

作者  | 2017-7-16 16:34:54 | 阅读(972) |评论(0) | 阅读全文>>

叶庭芝:蹲点往事

2017-7-5 16:55:01 阅读250 评论0 52017/07 July5

——纪念老铁道兵赴边建设60周年文选

蹲点就是机关干部深入基层,帮助基层解决生产生活中存在的诸多问题,并同职工群众同吃同住同劳动。这种长期保持的优良作风,为农场的发展建设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我所讲述的往事发生在1975年,尽管这已经是40年前的事情了,但当时的许许多多事情就仿佛发生在昨天,令人难忘。

    五十八团十九连是一个离场部十七八公里的小单位,毗邻东方红林业局河口林场。由于地处山区,大多耕地为坡岗地,砾石较多,且土壤瘠薄,受自然灾害的影响,经营连年亏损,而且这个单位的干群关系较紧张。受团党委的委派,我们五人组成工作组,于1975年2月进驻这个连队蹲点。组长刘书信为团后勤处政治协理员,是一名抗日老兵。我当时在政治处干部股任干事,另三位是河南退伍兵郭贵和、北京知青汤仕萍、浙江知青陶小根。

进点后,我们经过走访和摸底,发现该连干部与干部、干部与群众、群众与群众之间矛盾重重,各项工作都上不去,是当时有名的后进单位。我们向连党支部成员及干部传达团党委的指示,研究该连的情况,加强思想教育,在生产和生活方面做了大量的工作,着重改变连队干部极少参加集体劳动的现状。

十九连要想打翻身仗,就必须扩大耕地面积,必须通过兴修水利来解决内涝的问题。在工作组、连队党支部的带领下,全连职工奋战一个春夏,从零号地到河口林场接壤的地带,共清挖沟渠六条,每条沟渠长度都达到800至1000延长米。随着田间沟渠的逐步配套,内涝问题得到彻底的解决。接着,解决耕地中杂木、灌木较多的情况,全连经过两个多月的艰苦奋战,清除了

作者  | 2017-7-5 16:55:01 | 阅读(250) |评论(0) | 阅读全文>>

韓维钦:回味创业苦 更爱今日甜(再编)

2017-6-29 15:51:57 阅读113 评论0 292017/06 June29

——纪念老铁道兵赴边建设60周年文选

http://58hongqiling.blog.163.com/blog/static/48049362201752743755963/

作者简介参见另页

1958年10月,八五三农场五分场(红旗岭农场前身),迎来了第一台仿苏国产GT4.9牵引式联合收割机。

该车人员配备到位后,时任五分场农业技术员的朱宜华召集会议,宣布分场领导对调配人员的安排:王有志任车长,陈国祥任驾驶员,韩维钦任助手。并说:“你们三位同志都有技术基础,要好好干,不要辜负分场领导的期望。”

11月中旬,我们的车把四队(今考山林场路南)百余亩荞麦收割完后,27日中午,我们连人带车运抵三队(今第十作业站),任务是脱水稻。

吃过午饭,三队指导员李培义专门接待我们。他当时的一席话,至今犹响耳旁:“欢迎你们的到来!我早为三百多亩水稻未能脱粒入库都快急疯了!这水稻不寻常哟,它是全队集转官兵们用汗水换来的。当年修渠、筑坝、引水:当年排障碍、开荒、整地:当年人工从遥远的一分场部肩挑背驮,穿沟过河,翻山越岭,辛辛苦苦运回稻种;当年用人工催芽后,又以人工撒播的方式种植;苗期管理时,官兵们不顾蚊子小咬瞎檬成群结队的全身叮咬,卷裤挽袖,赤脚污泥浊水中,早出晚归,弯腰低头,护苗拔草;收割时,脚踏冰凌,头顶白雪,一株一镰地割倒、打捆、积堆……可眼下,一堆一堆的都被埋在雪底下,每堆都有很多老鼠在日夜祸害,我真是心急如焚哟!你们来了,我的心就踏实了!咱们共同努力,早日脱谷收仓吧!”

第二天,我们把车拉到田

作者  | 2017-6-29 15:51:57 | 阅读(113) |评论(0) | 阅读全文>>

洪行一:鱼的盛宴

2017-6-29 12:00:58 阅读228 评论0 292017/06 June29

——纪念老铁道兵赴边建设60周年文选

洪行一   1949年3月考入华北军政大学,1958年转业到八五三农场五分场。1975年至1983年在河南南阳市政府工作,1983年到辽宁丹东市政府、市人大机关工作。1994年离休。

我们刚来北大荒的时候,被分配到八五三农场五分场(现红旗岭农场)。五分场有两条河,鱼类丰富,尤其是七里沁河,有很多鱼。蹬水过河时,清澈见底的水里,可见一群群的鱼儿漫游,与人相遇时都要撞腿。

分场有支打鱼队,不同季节用不同的方式捕鱼。春夏时节,主要是用兜网捕鱼,驾木船沿河把几百个两米来长的兜网用竹竿拉开固定,第二天收网时,每兜能捕20公斤到40公斤鲫鱼。秋天,靠鱼亮子捕鱼。当地对鱼的洄游规律有“七上八下”之说,即每年农历七月,挠力河的鱼群逆水涌入七里沁河,产卵后于农历八月回到挠力河。利用这一规律,每年在鱼返回之前,在两河交汇的七里沁河口,设一道捕鱼屏障一一鱼亮子。即拦河打木桩,用树条编成只能过水不能过鱼的帘子,把洞游的鱼群拦住,只留两个小口,鱼进了小口,误入能进不能出的鱼圈,只能等着渔工一网兜一网兜地捞它们了。亮子一天能打几千公斤鱼呢。

打冬网捕鱼别有一番景象。我开始不解,冰冻三尺怎么撒网呢?入冬,亲眼看到渔工们的劳动才明白。河水封冻之后,由于上游来水渐少,鱼群都向河底水深的地方聚集,这水多的大坑就叫“鱼窝子”。一条河有好多个鱼窝子,渔工们都给它起了名,如有的叫“钱柜”,意思是开冰就能取钱;有的叫“三万三”,说的是那地方一网曾打过3。 3万斤鱼。河冰能冻一米多厚,冻实之后,一年的

作者  | 2017-6-29 12:00:58 | 阅读(228) |评论(0) | 阅读全文>>

韓维钦:回味创业苦 更爱今日甜

2017-6-27 17:27:06 阅读200 评论0 272017/06 June27

——纪念老铁道兵赴边建设60周年文选

1958年10月,八五三农场五分场(红旗岭农场前身),迎来了第一台仿苏国产GT4.9牵引式联合收割机。

该车人员配备到位后,时任五分场农业技术员的朱宜华召集会议,宣布分场领导对调配人员的安排:王有志任车长,陈国祥任驾驶员,韩维钦任助手。并说:“你们三位同志都有技术基础,要好好干,不要辜负分场领导的期望。”

11月中旬,我们的车把四队(今考山林场路南)百余亩荞麦收割完后,27日中午,我们连人带车运抵三队(今第十作业站),任务是脱水稻。

吃过午饭,三队指导员李培义专门接待我们。他当时的一席话,至今犹响耳旁:“欢迎你们的到来!我早为三百多亩水稻未能脱粒入库都快急疯了!这水稻不寻常哟,它是全队集转官兵们用汗水换来的。当年修渠、筑坝、引水:当年排障碍、开荒、整地:当年人工从遥远的一分场部肩挑背驮,穿沟过河,翻山越岭,辛辛苦苦运回稻种;当年用人工催芽后,又以人工撒播的方式种植;苗期管理时,官兵们不顾蚊子小咬瞎檬成群结队的全身叮咬,卷裤挽袖,赤脚污泥浊水中,早出晚归,弯腰低头,护苗拔草;收割时,脚踏冰凌,头顶白雪,一株一镰地割倒、打捆、积堆……可眼下,一堆一堆的都被埋在雪底下,每堆都有很多老鼠在日夜祸害,我真是心急如焚哟!你们来了,我的心就踏实了!咱们共同努力,早日脱谷收仓吧!”

第二天,我们把车拉到田间后,农业农机技术员组织机车和脱谷人员进行两个班次实际演练后决定:机车3人,每人一班;农工36人,每班12人。详细分工是:清除积雪2人,传递稻捆2人,砍捆并分散2人,向机内喂入4人((2人一组轮换),清除秸秆2人。并明确规定:日夜不停三班倒连续作业。

作者  | 2017-6-27 17:27:06 | 阅读(200) |评论(0) | 阅读全文>>

潘兰生:在伐木队

2017-6-12 10:59:33 阅读179 评论0 122017/06 June12

家园注:这是一篇非常生动且极生活化的小文,是当时所谓的“随军家属”写下的,她所写下的人和事都是我们非常熟悉的,读后如在昨天,如在眼前。

北大荒的春夏秋三季是开荒种地和收获的季节,冬天的任务就是伐木。北大荒的冬季来得早,9月就开始下霜了。

1958年9月22日,八五三农场五分场一队的男同志和炊事班部分女同志,奉命去炮守营伐木。队里只留一个小组的男同志做建房的收尾工作,主要是帮助各家盘炕。

我家木笼房子南面的墙是9月21日晚上,我拿着蜡烛照亮,丈夫吴震打夜班抹上的。第二天一早,他就跟大家一起去了伐木队。留守小组组长程国安带人用树条、草皮帮我盘了个能睡两人的小炕。炕下边用草皮堆砌,炕面是先铺一层树条,树条上面再抹一层厚厚的泥,然后把靠炕梢处的木笼墙锯个洞,使炕与室外草皮堆砌的小烟囱连起来,炕就这样盘完了。盘好的炕一点也不好烧,根本就烧不干。还幸亏烧不干,烧干恐怕就失火了。也真难为这些从部队转业的同志,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嘛,更何况他们过去也从来没有盘过炕。

我铺在炕上的被褥都是潮湿的,其实整个房子都没干透,我一个人真不想住在那。我本来就有病,想回沈阳的母亲家,领导又不同意,怕家属走了影响男人的情绪。我只能服从,于是就决定和周菊芬搭伴住在一起。周菊芬的爱人赵镇海也是沈阳第八航校的教员,和昊震是一个单位的。在沈阳时,我并不认识小周。但一同到了陌生的北大荒后,倒颇有他乡遇故知的亲切感。她为随丈夫到北大荒,辞掉了在沈阳铁路局的工作,现临时在五分场新组建的银行做事。我们在一起,她上班我在家料理家务。有一天不知她怎么搞到一小铁筒猪油,用这筒猪油

作者  | 2017-6-12 10:59:33 | 阅读(179) |评论(0) | 阅读全文>>

四川兴文县北大荒联谊会成立暨四十周年大庆(图片)

2017-5-30 11:07:56 阅读205 评论0 302017/05 May30

家园说明:

四川青年发来邮件中没有文字介绍,只有图片和文字说明,但图片序号对不上文字,只好分列下面,请认识者对号入座。

图片说明

第一张:兴文县全体58团战友照(10连、11连、12连、16连、19连、砖瓦连)

第二张:四川兴文县砖瓦连战友留影

第三张:四川兴文县19连战友留影

第四张:全体起立唱国歌!

第五张___九张舞蹈

(6、7、8、9缺文字说明)

第十张15年(19连知青)回第二故乡千鸟湖留影,左起滕利亚、冉光华、严仕琼。

第十一张:19连知青。

第十二张:砖瓦连知青。左起何兴曼、袁蓉、鲁志春。

第十三张:11连井传平副会长在大会上讲话:弘扬北大荒知青精神,促进战友情!

第十四张19连周重光会长为大会致辞!

作者  | 2017-5-30 11:07:56 | 阅读(205) |评论(0) | 阅读全文>>

要 挺:红旗岭农场的林权是如何划定的

2017-5-20 19:40:45 阅读850 评论0 202017/05 May20

红旗岭农场组建的场址,原属于拥有林权的八五三农场五分场。从八五三农场分离,又与珍宝岛战役前各农场抽调人员,组建到抚远的向阳团合并。据此,红旗岭农场应分享,属于八五三农场五分场的部分林权。所以,一九六三年,东方红林业局组建前后,农场认为生产生活所需木材,是在 农场辖区内的自有林班中采伐的。

一九六二年,国务院决定,将完达山的林权,交当地林业局管理。东方红林业局则认定 :红旗岭农场场址及其经营范围,均在东方红林业局的林区管辖范围内,因此,红旗岭农场经营范围内的每一株树,其管辖权都属于东方红林业局。农场动用一棵树,都必须报经林业局审核、批准,否则,东方红林业局有权依法处置。

林权归属矛盾十分尖锐。不愉快的事情时有发生。

一九六六年文革开始,东方红林业局和农场的经营管理体系全部被打乱。加之,一九六九年二月发生珍宝岛战役;当年,农场又组建生产建设兵团等情。因此,农、林两场的林权矛盾暂时搁置。

一九七二年十二月,农场(即五十八团)和东方红林业局发生林业纠纷,曾经报请上级解决,没有结果。但矛盾仍在继续。

直到一九七六年十月粉碎“四人帮”, 到生产建设兵团撤销的十年间,“森林法”等各种规章制度,遭到极大破坏,各项工作只能在内乱中艰难运行。农场生产、生活所需木材,自然仍在自认属于自己辖区的林地内采伐。而东方红林业局,不断派员在农场进行巡察堵截。

农场生产建设的急切需求和东方红林业局的严查、抓捕、扣留、罚款等一系列的措施,其结果是:扩大了管控和需求的矛盾,不但未能阻止单位或个人进山砍伐

作者  | 2017-5-20 19:40:45 | 阅读(850) |评论(0)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关于本家园日志及图片的版权声明

 
 
模块内容加载中...
 
 
 
 
 
 
 
 
模块内容加载中...
 
 
 
 
 

寻找战友、老师、同学……(联系上后请通知家园)

 
 
模块内容加载中...
 
 
 
 
 
 
 
日志评论
评论列表加载中...
 
 
 
 
 
 我要留言
 
 
 
留言列表加载中...
 
 
 
 
 
 
 
列表加载中...
 
 
 
 
 
 
 
博友列表加载中...
 
 
 
 
 

日志分类

 
 
日志分类列表加载中...
 
 
 
 
 
 
 

北京市 东城区

 发消息  写留言

 
我们是一群曾经生活在北大荒58团-红旗岭农场的朋友,那里记录着我们的青春,影响着我们的一生。尽管我们现在分散在中国甚至世界的各个角落,但那里的山、水、土地、草原,那里的一切,永将留在我们心上。
 
近期心愿亲爱的朋友:欢迎你进入咱团咱农场在网上的这个快乐家园!在这儿,你可以回忆当年乐事苦事趣事难忘事,和老朋友梦游青春,在这儿,你可以说说当前家事友事兴事烦心事,和老战友畅述心声。不管天南地北,无论相距多远,你都可以在这儿和当年老朋友老同事老邻居老领导老同学老战友面对面纵情言欢。
博客等级加载中...
今日访问加载中...
总访问量加载中...
最后登录加载中...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

注册 登录  
 加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