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58团-红旗岭农场荒友家园

北大荒-挠力河-完达山-红旗岭-……

 
 
 

日志

 
 
关于我

我们是一群曾经生活在北大荒58团-红旗岭农场的朋友,那里记录着我们的青春,影响着我们的一生。尽管我们现在分散在中国甚至世界的各个角落,但那里的山、水、土地、草原,那里的一切,永将留在我们心上。

网易考拉推荐

【转载】踏荒建点--纪念红旗岭农场建场四十五周年  

2015-01-27 17:48:40|  分类: 往事难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黑龙江省东部完达山西北麓,在宝清县和饶河县交界处坐落着红旗岭农场,像一颗耀眼的明珠,镶嵌在祖国北大荒的版图上。他有1.5万人口,3600多职工,控地面积63万亩,其中耕地面积27.5万亩,森林、牧草地18万亩,湿地1.2万亩。其境内有挠力河、七里沁河(亦称“里七里沁河”,又称“七里星河”)、越岭河三条河流及国家级湿地景区—千鸟湖,是以农业、加工业、畜牧业为主的综合性大型国营农场。

1969年10月,兵团党委根据当时形势需要将抚远五十八团后撤到二线地区,原五十八团和八五三农场五分场合并在饶河县境内,组建新的五十八团,隶属于三师管理。1969年11月初,全团转移工作拉开了序幕,打前站的人员提前出发,由团长张玉卿带队,人员有水利技术员亢庭珍、助手陈志坚、通讯员杨志斌、管理股长刘殿滨、司机段师傅和副司机董士林等。测荒队早晨从向阳出发,经富锦、福利、宝清县、八五二农场,天黑前赶到八五三农场场部。简单吃了口饭连夜前行,晚七时到八五三农场五分厂招待所住宿。

第二天早晨,我们在招待所借了几床棉被,带上铁锹、大锤、钢钎和斧子等工具,在装上半面带馒头,又拿上一饭盒咸萝卜。将这些物资都放在铺好干草的爬犁上,就等着拖拉机伴我们出发了。

十一月的北大荒,天气已是天寒地冻,早晨迎着初升的太阳,东方红唱着欢快的歌,我们勘测队正式启程。踏查连队位置是挠力河以南,五分场老三队以北的一片原始荒原。

带队的是团长张玉卿,他是一名转业干部,中等身材,四十来岁的脸上写满了风霜。深邃的眸子蕴藏着智慧,显得沉稳老练。他话不多,但往那一站虎虎生威,让人敬佩。

计划股长亢庭珍是长春水利学院的高材生,毕业后来北大荒参加支边建设,抚远、向阳、饶河、红旗岭水文勘测,都留有他的脚印。

技术员陈志坚,是68年北京知青。他身材魁梧带着一顶狗皮帽子,扛着测量仪器总是走在队伍前面,仿佛身上有着使不完的力气。

通讯员的我,长着一付娃娃脸,背着一支冲锋枪,跑前跑后,那一年我17岁。

队伍中我们又迎来了一位向导,五分场的李吉武(音)连长。他穿着一身地道的北大荒人行头,火狐狸皮帽子,羊皮板大衣,黑棉裤打着绑腿,还有一双大号棉靰鞡,绝对可以抵御任何低温。

坐在爬犁上,放眼放去就是一片茫茫,荒原穿着厚厚的白衣,同样是银白的世界却怎么也看不出丹麦那种童话的感觉。从老五营出发,转弯下坡,路过现在八连道口,来到了七里沁河边上。我有一张这座桥的老照片,直径半米的柞木桥墩,坑洼不平的砂石桥面,未经粉刷的桦木栏杆有着原生态的美,这种美现在的桥是看不到的。拖拉机在离边防检查站二百米处左转弯走向老三队(现在的十连)。李连长在拖拉机上给我们介绍完地形地貌后又说道,离前边十多里地有个挠力河,那有个打鱼队。打鱼队有个朱耙子,在这一带赫赫有名,是个打渔的行家。夏季憋鱼亮子,冬天打冰眼、捞冬网。60年拍了一个电视纪录片叫打冬网,老朱一网打了两万多斤鱼,用三辆汽车才拉走。车走出老三队包米地就无路可走了,只有野猪、狍子的脚印。往西北看是一片榛材林,东北方向是一片开阔荒地,东南方向有几个不太高的山包,全市柞木,桦木等硬杂木林子,我们的拖拉机就停在一个小山坡下。

踏荒建点--纪念红旗岭农场建场四十五周年 - xiaomi - 且听风吟的博客

 

艰苦的踏荒测量工作正式开始。亢庭珍和陈志坚勇往直前,他们扛着测量仪器拿着记录本夹,在向导的带领下一片一片地的勘测。一个来回都得一两个小时,看地形,丈量米数,记录特征。沟有多深,坡有多长,坝有多宽,荒原有多少米,湿地面积多大都做了详尽的记录。遇到特殊地段只能靠两条腿,踏着没膝深的雪走上几里路,头上冒着汗,衬衣湿透了,有时掉到雪坑里,你拽我,我拉你,真是应了连滚带爬的场景。渴了,吃上几口雪,累了,坐在雪地上休息一会,但都记得李连长的叮嘱,休息的时间不能太长,坐在地上时间久了容易冻透。

中午,太阳暖烘烘的,我们在一个避风的山旮旯里点上一堆篝火,边取暖,边烤馒头,用小铁锅烧了一锅开水。喝上一口热水,那滋味真是无法形容,真美,真甜。吃着烤的焦糊的馒头,嚼着咸萝卜,有说有笑,倒也没有那种艰辛。李连长拿出一壶烧酒,说,这东西暖身、驱寒,每人喝几口。咸菜就酒,你一口,我一口,还真是热闹。如今回想起来,真是有点品着北大荒创业者的艰辛,尝着兵团战士开发北大荒的快乐的感觉。

冬天日头落得早,不敢太耽搁时间,短暂休整后继续加紧工作。拖拉机绕过小山包往东南方向测量。这一带是丘陵地貌,视程不好,所以每个位置都得徒步走。绕山、越岭,一出去就是一下午。在他们返回的路上还有一个小插曲。我和张团长在爬犁上等他们回来,这时我发现在二百米以外的榛材林里有黑影晃动。不时地还露出一个毛绒东西,是野猪、是狍子,我兴奋起来,拿上冲锋枪向林边靠近。走出十几米,陈志坚头戴狗皮帽子从树林中冒出头来,笑着向我们走来。我开玩笑的说你再不出来,把你当狍子打了。谁让你带着狗皮帽子呢。

太阳西斜,大家坐在爬犁上,老亢和陈志坚汇报一天测量结果。当时的一些技术词语我不太懂,什么荒地多少亩,岗地有多少,榛材地有多大面积,大约能开荒多少亩。团长详细记录着。老亢提议连队的位置设在一个面积约有20亩地的平地上,理由有三条。一、位置在全连中间,四周开荒后耕种方便。二、场地后面有一条大沟,便于排水。三、盖家属房,修场院,建农机场面积够用。张团长听完后觉得很有道理,但也提出了自己的意见。从战略的眼光出发,从反修、防修的需要出发。连队应靠近山边,可以防洪防汛,最主要是打起仗来依靠山地,进,可以攻,退,可以守,符合战备需要。符合上级要求,最后,李连长、亢庭珍,陈志坚一致同意张团长的意见,将连队的位置后移700米,设在靠山边的半山坡上。张团长指位,亢庭珍撑扦,陈志坚打锤。

这第一锤,他宣布一个新的团队即将在北大荒建立起来;

这第二锤,他告诉远方的大部队,这里就是我们的新家;

这第三锤,他宣告中国版图上即将诞生一个崭新的城镇;

叮当的锤声,惊飞了鸟雀,吓跑了獐狍,惊醒了沉睡千年的处女地。六十年代末,又有一批有技术,有知识的新北大荒人在这里安家扎根,生息繁衍。几年后,几十年后,几百年后的宏伟蓝图,从现在就开始描绘了。

李连长砍了一棵小桦树,片了一半露出的白茬。在上面用红油写上了五十八团十一连几个字。我们将牌子插到了钢钎打好的眼中。又在外边堆上土块、冰块,然后培上一些雪,白雪红字格外显眼,这就是现在的十一作业区。夕阳西下,天上刮起了一阵西北风,飞舞的雪花,好像在为我们祝贺一天的劳动成果,我们躺在爬犁上,享受着北大荒冬天的暮色。后来我们用了一周的时间,走遍了挠力河南岸的大片荒原。踏查了十三、十四、十五和十六连的位置,给大部队迁移提供了可靠的数据,为全团三个月的大迁移做好了充分的准备工作。

 红旗岭这个名字并不是当时起的,在全团搬迁以后,团部设在现在的位置,在一次机关和连以上干部会议上,领导提议要给现在的位置起个地名。有人提议叫反修岭,向阳岭,那个年代起名都带有政治色彩,还有人提议说,老五营叫东风岭,咱们就叫红旗岭吧,两者比较对称。这个名称最后全体通过,于是红旗岭农场有了属于自己的名字。1976年兵团编制撤销后,红旗岭农场的名字就刻在了中国的版图上。

 曾经一起勘察的老领导,兄长、战友,如今有的失去联系,有的在国外,有的在外省市,有的已经逝去,还有的仍生活在北大荒。他们的功绩仍在红旗岭,他们的魂仍在红旗岭。红塔记录了老转业官兵开发建设的丰功伟绩,红旗岭农场的场史同样记录了支边青年、复转军人、知识青年的创业史和建设史。几代人的努力,有了农场的今天,四十五年岁月,农场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立足于农业,发展工业,依托林业,发展牧业。农场的教育,培养出很多的社会有用人才。生态、旅游已形成规模。农场城镇建设已在全省名列前茅。一个新型的红旗岭农场正在扬帆远航,一位老领导说过《北大荒人的歌》

你的果实里,

有我的生命,

你的江河里,

有我的血液。

唱的就是我们五十八团红旗岭的创业者和建设者们!

红旗岭,我们为你流过血,流过汗,我们无怨无悔,我们为你今天的辉煌感到骄傲,感到自豪!!

此文,谨献给在五十八团,红旗岭农场工作过的创业者和建设者们。

  评论这张
 
阅读(581)|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