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58团-红旗岭农场荒友家园

北大荒-挠力河-完达山-红旗岭-……

 
 
 

日志

 
 
关于我

我们是一群曾经生活在北大荒58团-红旗岭农场的朋友,那里记录着我们的青春,影响着我们的一生。尽管我们现在分散在中国甚至世界的各个角落,但那里的山、水、土地、草原,那里的一切,永将留在我们心上。

网易考拉推荐

要敏生:决战大河囗  

2015-07-14 10:35:34|  分类: 往事难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雪压冬云白絮飞,万花纷谢一时稀。

                     高天滚滚寒流急,大地微微暖气吹。

                     独有英雄驱虎豹,更无豪杰怕熊罴。

                     梅花欢喜漫天雪,冻死苍蝇未足奇。

                                        

                     天连红岭银锄落,地动三河铁臂摇。

                     红旗岭人决心大,治服洪魔为人民。

                     四海翻腾云水怒,五洲震荡风雷激。

                     要扫除一切害人虫,全无敌。

 

1976年是个极不平凡,难忘的一年。这年是个灾年,祖国人民敬爱的三大伟人相继离世,全国人民沉浸在无限悲悼与悲痛之中,而“四人帮”却借“批邓批孔反击右倾翻案”伺机进行篡党夺权阴谋活动。728日凌晨,唐山发生特大地震死亡242万人,伤16万多人,“四人帮”却说:“抹掉个唐山算得了什么”并攻击抗震救灾是:“以救灾压批邓”。等诸多的事件发生。

一时间,人们在这样敏感政治空气的笼罩下,思想迷茫,人人自卫,谨小慎微,沉默少言,只顾埋头苦干。在这样气候中广大的兵团指战员们每个人仍保持着高度的责任感和事业心,默默无闻地奋战在广袤的沃野上,为北大荒的开发建设奉献着。他们为发展农业生产而战天斗地大兴水利建没。

人为的灾难咱们无从谈起,可是近些年来自然灾害带来的洪涝灾害,给人们的日常生活,农业生产造成严重损失与危害,也阻碍了农业生产的发展。咱五十八团几年来连续遭受洪涝灾害的危害,给生产和生活带来极大的损失与不便。

今年的麦收算是顺利结束了,可椐天气预报讲秋季仍是雨季。在这种情况下,五十八团党委在团长郝忠彦积极提议倡导下,党委班子几经研究,论证,讨论,认为还要继续兴修水利治理洪涝,将会给今后的农业生产带来更大的损失与灾害,因此决定:在麦收结束后进行一场全团性大规模的水利大会战。全团总动员,人机齐上阵打一场决战,这次会战主要是修筑,三连至四连沿挠力河地段的防洪堤坝。椐水利科有关技术人员讲:“要筑堤坝近十三公里长,要完成土方量二十二万多立方米,并要和前些年相继修筑的四十六公里长的挠力河防洪堤坝全线贯通合龙。这样就可避免和解除雨季河水漫过河岸倒灌耕地与内涝的严重威害所造成的灾害”。所以说这是一场决定性的战役,也是一场决战。

据水利科统计,这次会战共有三十六个大小单位三千六百多人,近百台机车参战,其中有老职工,各地知青,职工子女和部分女同志参战,整个战线人头攒动,气氛紧张有序,气势恢宏。

    在上工地之前,各单位都召开了动员会,主讲是“要借批邓批孔反击右倾反案风的动力即要抓革命还要促产生,打好这一仗。每个人都要有吃大苦耐大劳的精神,在抓革命的前题下力争在短期内保质保量完成所分配的筑堤坝任务”。为了节省每天车送车接的时间,要求各单位的男劳力都要吃住在工地上,这样即节省车送车接的浪费又能增加筑堤的时间。

我们汽车连除了保证必要的运输任务外,压缩修理工,驾驶员上去筑坝。我连分在三连东面约三公里处的大河口地段沿河筑坝。

这天,连里派了两台车拉着我们近四十多人,装上搭棚子所用的物品及做饭的炊具和我们的被褥及筑坝所使用的工具向三连驶去。到了三连东边汽车无法再前行,那里早有几台拖拉机拉着爬犁等候,是专门负责运送各单位的物品,人员到达工地。

我们将所带的物品搬放到爬犁上,坐到上面拖拉机冒着黑烟沿着河岸前行,开始还在草地上行驶,不一会拖拉机驶入了泥浆爬犁竟差一点就淹着所拉物品,我们坐在上边也提心吊胆。还好“路”时好时坏,不久到达了我们的地段。在靠河边的一片草地上开始搭帐篷,砌锅灶,支床铺,建厕所等,忙而不乱。各班长在团路线教育驻汽车连工作队及连领导的带领下,去给各班分配任务并用板条线绳支架出堤坝的立体模型。帐篷是用大帆布盖布支架起只能挡雨,遮阳的那种棚子。床铺是在草地里钉上木桩用带来的杨木杆搭成大通铺割些草垫上,把行李被褥铺上再挂上蚊帐就住在这了。临时的伙房也搭建在傍边。

团驻汽车连路线工作队的刘向东副团长,后勤处长和工作队的其他队员也来同我们一起同住同吃,并抓革命边促生产(筑堤坝)。经大半天的紧张劳作一切就绪,午饭是早上伙房带来的,半下午工作队又进行了战前动员:“要结合批邓反击右倾反案风,提高思想觉悟打好这次筑坝任务的战斗”刘副团长又带领大家到工地进行了筑堤坝的要求和讲解,他说:“这次我们要在平地筑坝和坝内挖沟全靠人工一锹一锹的筑与挖,难度很大,要求也很高,我们要做到:宁宽不窄,宁高不低,宁深不浅,的高标准来做。这次水利会战参战人员之多,标准之高,决心之大,是前所未有的。咱汽车连在以往的排水,挖沟,筑坝任务中都完成的很不错,我相信在这次会战中也会打得很出色。这次全线的参战人员都住在工地,就是为了抓紧时间尽快完成这次筑坝挖沟任务”。

傍晚,新搭建的工地伙房做出了在野外的第一顿饭。金秋的八月,晚霞映红了西边的天空。大家打上饭莱各找地方吃起来,傍晚,野外的草地里是蚊子猖獗的时候。有人端着饭钻进蚊帐里吃,有人端着饭边走边吃边打蚊子,更有人点上一堆荒草熏着蚊子站在火堆边吃饭。  

吃完饭,我们到河边洗漱完赶紧钻进蚊帐,刚躺下不一会,工作队的杨文明边走边宣布通知:“大家听好了,经研究,决定每天早上四点半起床,五点吃早饭,五点半上工。中午十一点吃午饭,十二点上工。晚上六点下工吃晚”。

笫二天早上我们睡的正香,突然听到工作队杨文明的喊叫声:“起床了,起床了,到点了,赶紧起来准备吃饭了”。他围着棚子边走边喊,真是不想起,可是不起不行,唯恐起晚点名批评。起来下地往出一走看见浓浓的雾气笼罩着整个河面,显的凉又湿,再摸摸蚊帐觉的湿乎乎得。后来每天早上都是杨文明扯着嗓子叫起床了。

早饭后扛上铁锹,二齿钩,,筒锹到了工地。工地离我们住的地方约有五六十米。

我们支配班(车,钳,铆,电,焊,锻,附属件)长是宋振国,全班有十二人,他分配我,何江华俩人,负责用铁锹切草皮,草皮要切成一尺多大的见方。人用木棍砍成两头尖的木棍一头扎一块草皮挑到筑坝的位置,然后由班长用二齿钩按昨天用木板和线绳支架搭成的堤坝模型垒坝基。驾驶班长是董士林他们在我们东边也开始干起来了。八点多雾气散去太阳高照气温上升,往左右远处工地望去,整个工地上人来人往如穿梭。

头几天切草皮的地方还比较干,切时看得见切的也快,挑草皮的也轻快,大家干得,得心应手。大慨过了有一个礼拜吧,草地里有水了我俩切草皮全靠估摸着切,不管怎样,我俩还是切的很准确也很快。这下可苦了挑草皮的那些弟兄们了,挑起两块带泥浆草皮踏着泥泞向几十米的坝上走去。边走泥浆边住下淌弄的满身泥水,几趟下来人都变成了泥人。尽管这样人们的干劲不减。

吃午饭了,吃午饭了,炊事员大声喊叫。这时工作队的人也在叫吃饭了,各班长才叫大家停下去吃饭。其实我们早饿了。放下工具跑到河边洗洗,拿上碗筷去打饭,打好菜用筷子扎上两个大馒头狼吞虎咽的吃起来,一顿能吃三四个大馒头,吃的那个香啊。吃完馒头最后还要喝点汤溜溜缝。

吃饭快的人也不休息打着饱嗝向工地走去,会抽烟得点支烟猛抽几口真过瘾。吃的慢的也赶紧放下碗筷拿块馒头边走边吃。午饭后再不用喊:“开始干了”大家早都干上了。

驾驶班长董士林说:“挑草皮麻烦,干脆用背驮吧,这样还省事,到地方直接垒上就得”说完他脱掉上衣跳到泥水中让人帮他驮了块宽40公分,长近一米的草皮在泥水中费力前行,嘴里还有节拍嘿哟,嘿哟地哼着。那草皮里的泥水顺着脖子,后背直往下淌,整个人立马变成了一个泥人,背了几趟他觉得穿着裤不得劲,干脆也脱掉穿着短裤得劲。他人本身就瘦小驮上草皮更显不出他来,远处只能看见一个黑长溜的黑草皮在快速移动,一些瞎牛虻围着嗡嗡叫个不停,他停下,闪动着两个白眼珠和一口白牙风趣地说:“这下可好了,我浑身都是泥巴你到叮呀”逗得人直笑。开始,草根将他的脖子整个背上划的道道血印被泥水掩盖别人是不会知道得。

可一到傍晚收工后,跳到河里洗干净后一看真是处处伤痕条条血印,让人心痛鼻子发酸。有人问他:“疼不疼”他笑看说:“疼,乍不疼,疼又乍地”。有人提出,擦点药水吧,他一笑说:“擦上明天一干活还得掉,随它去”,我睡的地方离他较远不知他是怎样睡得,我想他的背这时象火了的似得疼,肯定是爬着睡,而且是久久不能入睡,不知他这天夜里怎样熬过来得。

几天后,还有人关心地问他:“疼的怎样”他回答说:“好多了,有些麻木了”听听这话真让人感叹。

榜样的力量是无穷得,董士林身先士卒的精神带动了大家,他班的不少人也象他一样用背驮草皮。他们个个象泥人背驮着草皮子边走边嘿哟,嘿哟地哼着节拍,人们看了都默默佩服,赞叹。工作队还在吃饭时表杨了这种精神,让大家要学习董士林这种吃大苦耐大劳的精神结合反击右倾反案风加快筑坝进度。

头些日子傍晚下工后大家还将干活穿的泥衣泥裤与泥鞋在河里洗洗净挂在自己所睡的旁边,等笫二天太阳出来再晾晒到草丛,柳毛枝上。这样每天还可穿上干衣服上工。过了七八天吧,每天强体力的劳作感觉到疲惫,收工后人们不再象以往那样净洗了,只是将裤筒和鞋上的泥巴在河水中搓搓笫二天再穿上。每天早上雾气浓浓气温低,那湿裤湿鞋穿时感觉很凉难受,但人们顾不上湿凉奔向工地。有时下小雨我们仍坚持筑坝挖沟。

北大荒的三害蚊子,小咬,牛虻是人们常见的害虫。在水利工地上它们也天天趁机袭击着我们,晴天时蚊子还少可那是牛虻的天下,你挑着草皮行走时裤筒是卷起来的牛虻就围着你趁机叮在腿上让人防不胜防,你要弯腰去拍打时木棍上的草皮就会滑落,再挑时常常草皮破碎挑不起来只好回去重新挑新切下的草皮。后来人们将腿上涂抹上泥巴让牛虻叮不透叮不着。它追着人们不放弃,总是在你不注意时在你脖子上,脸上,胳膊,手上,腿上叮咬你,叮的那叫疼啊,还出血呢。

小咬也成群来骚扰,别看它很小,但毒性很大。它是那都能咬不管你包裹再严实稍有缝隙它就能钻进去咬你,咬在嘴角,眼角,耳朵,手指,头皮,腿上只要被它咬了那里就肿胀几天不消,而痛痒的让人抓耳挠腮难忍无比,可那些背驮草皮的“泥人”们却挑逗地说:“像我们这样它就咬不着了”

蚊子是早晚的班,早上我们干活时蚊子很多,分别点几堆荒草冒出的烟能将蚊子熏走。八点后蚊子就下班了。吃完晚饭在河边洗刷时蚊子多,不时被蚊叮咬我们边洗边拍打,赶紧洗完钻进蚊帐。我也见过有人爱看蚊子叮咬,一天,我正在理头切草皮何江华胳膊上落个蚊子他喊我:“老要,你快过来看蚊子吸血好玩”,我走过去一看一个蚊子的长尖嘴扎在胳膊的肉里,他对我说:“你别动,它肚子现在是瘪得它正吸血,一会肚子就会鼓起来”,果真二十来秒蚊子肚子就鼓了起来。我赶紧说:“快打死它别让它飞了”江华说:“不打它,过一阵它就自然死了”你说有意思吧。

这些三害虽然叮咬我们,让人抓耳挠腮痒痛难忍,但丝毫没有影响到我们筑坝挖渠的情绪。

堤坝一天天在增高延长,副团长刘向东天天陪伴在工地上还不时地为我们鼓劲加油,同时也指出那里需要加高或加宽确保堤坝的标准合格,还是按宁宽不窄,宁深不浅,宁高不低的要求施工。还为我们讲述这次会战大坝合龙后,给今后的农业生产与发展带来的诸多效益及防御外灌内涝的巨大作用,让人听了振奋。

我们切取草皮地段越来越远难度也就越大,水有齐腰深了,我们干脆将草皮切成五六米的长龙徐化歧等人用二齿钩,钩住一头在水中拖着漂浮在水面上的草皮长龙前行。这样即省力又可多拉,在离坝最近处时再用铁锹切成一块块的用木棍挑到坝上,这样进度快了,可累坏了我俩切草皮的,后来班长又给我俩增派代绍国过来。阳光普照大也气温高,光着上身还显热,汗水自流,瞎牛虻也趁机叮咬,就连小便我们都不刻意去解让它自然随汗水泥水排泄而出吧。

近八月末了,早晚的气候越来越凉了让我们感受最难受的是早上穿湿裤湿鞋时的那一刹那,是真难受呀,但一咬牙提上裤了赶快跑出棚子活动一会才好受些。

团长郝忠彦也时常卷着裤腿踏着泥泞,沿线来看望奋战在工地上的人们,每到一处都关切地问大家累不累,吃的好不好,也鼓励大家要坚持,争取尽快和各单位合龙,取得会战的胜利,也代表团党委和全团人民谢谢大家。

二十多天过去了,就要和相邻单位的堤坝接龙了,工作队和连领导看着大家那疲惫不堪的样子仍奋战不止,但工效显然下降,他们心疼心急研究让连里再压缩人员上来参战。筑好最后的结合部。

几天后,将有故障车辆的驾驶员抽下,车间能停下的就停下来共有二十多位男女上来参战。他们每天由车送到三连东边然后又踏着泥泞步行到了工地,同我们一同奋战两头的结合部。

当他们看到董士林等人赤背背草皮,并看到他们脊背都磨出了一层老茧,被草根划的伤痕满脖子满背都是,他们心酸了,顿时目瞪口呆站在那里沉思许久,有人指着他们感叹地说:“啊,你们就这样干呀,身体能受得了吗真是没想到,太感人了”不少女同志赞叹地咂咂嘴表示惊讶,赞佩,羡慕,并说:“真是了不起”。然后,他们也立即投入了战斗。就这样他们每天在工地上吃一顿午饭傍晚四点往外走然后车接回去。

这些人的到来给我带来了精神上的鼓励,经过六七天的奋力合战终于与相邻单位胜利合龙。历经近一个月的艰苦奋战,我们,不,应该说全线胜利完成了这次水利大会战。经水利部门和驻汽车连工作队的联合验收汽车连工段完全合格。这就说明这次水利大会战分给我们汽车连的筑堤坝任务,按要求标准顺利完成。

九月二日我们回到了连里。上班后工作队让参加会战的各班组评选出先进班组和先进个人来,不用说驾驶班肯定是先进班。董士林肯定也是响当当的先进个人,听说他还是这次大会战火线入党的培养对象。

是的,在这样的政治氛围中,这样艰苦环境下,这样强度的劳作下涌现出许多先进人物值得大家学习与赞佩。

 

 

  评论这张
 
阅读(782)| 评论(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