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58团-红旗岭农场荒友家园

北大荒-挠力河-完达山-红旗岭-……

 
 
 

日志

 
 
关于我

我们是一群曾经生活在北大荒58团-红旗岭农场的朋友,那里记录着我们的青春,影响着我们的一生。尽管我们现在分散在中国甚至世界的各个角落,但那里的山、水、土地、草原,那里的一切,永将留在我们心上。

网易考拉推荐

孙战科:自己动手建学校  

2016-09-07 10:05:20|  分类: 老兵追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纪念老铁道兵赴边建设60周年文选

        孙战科  19298月生。山东省莱州人。建国前参加革命,上世纪50年代在北京《人民中国》杂志当记者。后被打成“右派”下放北大荒20年。在853农场和红旗岭农场任教18年,后调入团宣传股专事写作。80年代返回北京,任人民中国出版社社长、高级记者。现为北京中日文化艺术交流促进会副会长、万寿山书画院副院长,先后发表通讯、小说、诗歌、戏剧、曲艺等作品约百万字。

 孙战科:自己动手建学校 - 58hongqiling - 58团-红旗岭农场荒友家园

 83高龄的孙战科和他的老伴(2012年1月)

 

    1961年秋,我看到分场学校的师生正进行建校劳动,很受感动。因为我从小就做过儿童工作,当时又非常喜爱儿童文艺,我就向政治处主任章荣贵同志提出要求,去学校和孩子们一块建设学校,以便写出一点像样的东西来。章荣贵同志表示赞同。于是,我就到了正在建设中的学校。

    当时担任校长的是吴守仁对我表示热烈的欢迎。那时学校还没有一间教室,上起课来,今天这儿挪,明天那儿搬。大礼堂、食堂、仓库、职工宿舍、教师的家,都曾当过课堂。实在找不到地方的时候,还曾在露天的树荫下面上课。

    为解决学校的教室问题,分场党委曾经让基建队在今日滨桥镇中心的大马路南侧盖过一栋九间的大草房。可是刚砌好四壁,上好屋顶,盖房的工人就全被抽下来干农活去了。

    吴守仁和老师们向党委提出建议:由他们领着学生把学校建起来。

    任务是相当艰巨的。按吴守仁的规划,那栋立起来的校舍,要间壁成六个教室。为了冬日保暖,还要留一条走廊;两间房中间,要搭一道火墙,其中每间还要搭一个炉子。一共要搭10面隔墙、4道火墙、4个炉子和9间天棚、安装26个门窗。而且除了门窗之外,其余工程所需的材料,大部分还得自己制作或寻找。

    最先是搭隔墙,用的是老北大荒人的土办法:挂“拉哈辫子”。我一到学校,就参加搭隔墙的劳动。

    那真是个热火朝天的场面。房前的操场上,一排三个土坑。学生们有的在挖土,铁锹上下翻动;有的从小滨河抬水、挑水,健步如飞;有的在和稀泥,推动二齿钩,扑哧扑哧响;有的在做草辫子,抓把草,浸进泥,里翻翻,外扭扭,一转眼,浸满稀泥的草辫子就像一条大黑鱼一样飞到了坑边上;几个运输队员,有的用手抓,有的用棍挑,有的用筐抬,马不停蹄地运进屋里,几个手脚麻利的女孩子立刻把它们挂到了刚刚钉好的木杆上……

    给我印象最深的是吴守仁,他既是指挥员,又是设计员、施工员和战斗员,每天早晨,他总是第一个来到学校,做好开工的准备。等学生一来齐,他迅速地分配完工作,然后到最艰苦、最困难的环节上当班。休息的时候,他还把孩子们集中起来,一边讲故事一边搓加固挂“拉哈辫子”木架的草绳。学生也一边听故事,一边搓草绳。休息完毕,常常收获草绳一大团,当天都用不完。

    劳动中,吴守仁十分注意培养学生的好作风。不管干什么,他都要求学生尽量保证质量。稍有不当,他就要求返工,直到看上去像个样子为止。每次收工,他还要求学生把工具洗得干干净净,放得整整齐齐才许走。

    吴守仁同志经常教育学生,要珍惜自己的劳动成果。他常对学生说:“草甸子里的草不值钱,地上的土不值钱,但是它们一旦浸上了劳动的汗水,就成了社会的财富,有了价值,谁浪费就是罪过。”掉到地上的草辫子,他要求学生捡起来,坑边有块草泥,他也叫学生撮进泥坑去。有一次,学校把背回的草晒在未来的操场上,有个叫余文学的学生,要学孙悟空,抓起草来当武器,同另一同学嬉闹,结果把不少的草弄得乱成一团。吴守仁狠狠批评了他一顿之后,又亲自带着他去草甸子背了一趟草,使他懂得了劳动果实来之不易和“物力维艰”的道理。

    吴守仁对学生非常爱护。有一次,学生到草甸子割草淋湿了衣服,他回家把自己家中大人孩子的衣服全拿到学校来,给在校住宿的学生换上。在他的带动下,住分场的老师、学生也都把干衣服拿来,结果使淋湿衣服的学生全部换上了干衣服。

    每到晚上,吴守仁还都要打个马灯到住校学生的宿舍查铺,为蹬了被子的学生盖好被子,督促没睡的学生早早休息。他有个习惯,一发现了问题就用钢笔在左手上记下来,查铺完毕,常常手心、手背全都写满了字。为了第二天给学生讲评,他常常在早晨洗手时不敢用肥皂。

    在吴守仁的影响下,学校其他的教师也都能与学生同甘共苦。归侨胡木兰,出身于南洋华人资产阶级的家庭,从小过的是富贵生活。在建校劳动中,她不懂什么技术,就天天领着学生和泥,累得胳膊实在抬不起来了,就脱下鞋子,跳进泥坑里去踩,每天下来,身上都溅得像泥猴一般。

    学生们在建校中的表现更是令人感动。他们大部分是老铁道兵和转业军官的子弟,来自五湖四海,耳闻目睹父兄们豪迈的垦荒生活,使他们从小也养成了蔑视困难、勇往直前的性格,没有教室上课,老师一说要自己动手来干,大部分都兴高采烈地参加劳动。

    学生中出现了许多老师信得过的小主人。刚建校的时候,学生每干完一件活,吴守仁都要亲自检查验收,好的表扬,差的批评,有时还开个现场会。没用多久,多数学生就养成了干活扎扎实实的好作风。加上技术日益熟练,许多学生干的活儿吴老师连看也不用看了。这种好作风,曾被八五三农场教师们称为滨桥精神,后来吴老师被调到总场工作,可分场学校还一直保持着这个好传统。

    经过师生们一个多月的苦战,到秋风萧瑟的时候,建房工程完成了。

    最后一项工程是钉桌凳。不管是桌子还是凳子,不管是学生用的还是老师用的,不管是教室里用的还是办公室里的,都是一个模式:在地上钉几根木柱当桌腿或者凳腿,在立柱上钉几块板子当桌面或者是凳面。只是桌子高点,是四条腿,凳子低点,是两条腿。各个教室的桌凳看上去还是前后成排,左右成行,整整齐齐。

    为了鼓舞士气,建校中我就为孩子们写了一首歌,并请总场演出队给配了曲教学生唱。歌词是:

    我们是北大荒的孩子/在战火中降生/在艰苦中成长/共产党把我们抚养成人/北大荒把我们锻炼成钢/儿童团的战旗/扛在肩上/南泥湾的火炬/映红胸膛/从小跟着毛主席/从小跟着共产党/艰苦奋斗/发愤图强/以亲爱的父兄为榜样/在千古荒原建起新课堂。

    学校建好以后,我又以此为题材写了一个较大的诗歌联唱,总场演出队又给配了曲,并指导学生进行了排练。在分场、总场表演,许多老铁道兵和转业干部听了,都说孩子们唱出了他们的心声。

    同师生们一块建起了学校,我再也舍不得离开他们。经过再次请求,我终于被批准在这个学校留下来教书,从此开始了我在北大荒长达18年的教学生涯。

  评论这张
 
阅读(28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