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58团-红旗岭农场荒友家园

北大荒-挠力河-完达山-红旗岭-……

 
 
 

日志

 
 
关于我

我们是一群曾经生活在北大荒58团-红旗岭农场的朋友,那里记录着我们的青春,影响着我们的一生。尽管我们现在分散在中国甚至世界的各个角落,但那里的山、水、土地、草原,那里的一切,永将留在我们心上。

网易考拉推荐

要 挺:我是北大荒第一代开拓者  

2017-02-26 17:57:38|  分类: 老一辈的追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要 挺:我随十万复员官兵进军北大荒 - 58hongqiling - 58团-红旗岭农场荒友家园
要挺老人(右起第二位) 

要 挺:我随十万复员官兵进军北大荒 - 58hongqiling - 58团-红旗岭农场荒友家园
 要挺老人(右起第一位) 
要 挺:我随十万复员官兵进军北大荒 - 58hongqiling - 58团-红旗岭农场荒友家园
 要挺老人在上海知青大聚会时以老一辈的身份发言 


一九五八年春,中国人民解放军十万复员转业官兵,响应党中央毛主席“屯垦戍边,建设边疆,保卫边疆 ”的伟大号召,在农垦部王震部长的率领下,冒着凛冽寒风向祖国北疆北大荒进发,当时,阶段性的任务是,必须在黑龙江冰封的冻土,没有开化以前的三、四月份,所有部队务必进驻到指定的阵地,妥善安置到各自的农场。

我带着全家大小四口(爱人、孩子敏生和要武),随军委通信兵部通信学院转业官兵,从张家口出发,当晚住北京前门军委打磨场招待所,几天后乘火车又住哈尔滨、经牡丹江到达密山,当晚我们分配在一所学校的教室里休息,因为,人多地方小,行李打不开,没有睡觉的地方,不到周岁婴儿无处安置,只好在极度疲劳妈妈怀里,挤在横躺竖卧的伙伴之间,找个空档卧地休息。

不知何时教室里出现婴儿啼哭声,瞬间浮现一丝凄凉、失落、无奈的情景。人们陆续从睡梦中苏醒过来,低声、细语、吃、喝、打扑克,还有人在夜幕笼罩的教室内外,盲目地蹿来窜去,有的默默地等待着凌晨的曙光和明媚的明天。

    天亮了。当人们得知各自的去向后,显得十分兴奋、笑声、歌声整个驻地沸腾了!通信学院要到八五三农场五分场,谁也坐不住了。

    密山是个小县城,满城都是身着黄色军装,从祖国各地陆续集结到这里,准备奔赴各个农场的复员转业军人。密山车站是这条铁路

的最后一站,繁忙的车站上人流涌动,人声鼎沸。熙熙攘攘的月台上,堆满了火车上卸下来,准备马上装汽车运往农场的各式各样的行李,大小不同的箱子和包装物。在确认各自的行李后,和搬运工人一起将你的行李安放在你要乘坐的国产汽车解放牌大卡车上,挥手告别 暂留密山的战友,驱车奔向新的征程!  

    我爱人王鸿艳抱着不满周岁的小儿子和平(要武),坐在驾驶室里,不满十一岁的儿子敏生自己坐在一个驾驶室里,再有一些病号也坐在驾驶室内、其余的人一律坐在后面的车厢里,从密山到八五三农场有一段路程,但时逢北方寒冬三月,这年雪大白天地表化冻,汽车行驶在一条用推土机推出的雪道胡同道上行驶,道上雪厚,有的路段化成泥泞打滑,我们还要不时下车推车。夜晚上冻后汽车轮胎仍陷在坑里,越陷越深,四周没有人烟,深更半夜无计可施,尽管所有人都下车推拥,走不了几米又会掉进另一个冰水坑里。

一天没有吃饭,不知到了什么地方,抹黑吃了一顿没有比它更香的高粱米饭,吃饱喝足,在路上折腾了一个晚上,第二天近中午到达八五二农场场部,下车吃了红小豆掺大米的饭,尔后到八五三农场场部,天黑了下来,做了短暂的停留后车队继续向一分场驶去。车爬上了一个长坡后向右拐去,停在了一条将雪清除的路上,四周漆黑一片,隐约看见几束微弱灯光从几间草房的窗户射出,这时,见有一个灯亮一晃一晃得靠近汽车,走近一看原是一位人提着一盏马灯后边还跟着几位,提马灯的人站定后大声说;‘‘同志们,这里是一分场场部,你们是去五分场的前边没路了,你们就此下车吧’’。

据接待我们的人员介绍,这是五分场设在这里,专门接待转业官兵的接待,我们五分场部,距这里还有大约近50多公里的路程要走。笫二天,经领导研究:携带家属的同志留下,其余同志吃饭后,马上坐拖拉机拉的大爬犁出发,争取太阳落山前赶到五分场场部的一一杨树林子。

接待站设在一分场场部办公室的一间小屋里;所有家属都住在会议室铺设厚厚褥草的两个大通铺上,用自己带来的衣服箱子和行李袋隔开,这就是一家家的新天地了。隔一条小路的对面,就是八五三农场一分场党委李贯儒书记的家,几乎每天都能看到他。

我被留到了八五三农场五分场,驻一分场的接待站,场长张克法告诉我:这里工作由会计刘焕洲同志牵头,还有哈尔滨军事工程学院来的徐冠三,尹树梓,辛同军同志,加你五位共同做好接待和转运工作,所有安排到五分场的转业官兵,都要经过这里转运,总的调度除张克法场长统一调度外,由一分场党委李贯儒书记负责,大事要向他请示汇报.有问题请他帮助解决。

接待站的主要工作是:安排好生产,生活物质的转运以及来往人员的吃饭,住宿,运载工具如拖拉机,大爬犁的及时衔接,尽快把来人安全送往前沿的五分场,另外,就是留守家属,老人,小孩的安全和协调工作;为了满足远在前沿官兵的生活必需,接待站还开办了小商店,利用一切机会,尽快把急需物品送给他们。

天气逐渐变暖,道路迅速得到较好修复,来场的部队复转人员密度逐步增大:除 哈尔滨军事工程学院三月先到外,张家口高级通校,军委通讯学院,南海舰队济南后勤,武汉空司,沈阳八航校,北京空司,洛阳坦克学校,江西空军第四速中,上海公安干校,武汉空司等单位,先后陆续到达,并安全进驻五分场部及各队。

各部队来人时,均有原部队组织或干部部门,派军队干部,代表部队领导送行,向农场交待安排妥当后,再返回部队,工作十分细致,转业官兵与现役领导含泪告别的情景,令人难忘,多年的战友相拥泪别,依依不舍,难舍难分,千叮咛万嘱咐,期盼离别后的战友,都能一路走好,期盼战友再度相逢,惜别心情非常感人,大家都怀揣战友的嘱托,昂首阔步地走在各自前进的道路上.

少数单位送人领导,人员移交后,不能准确反映问题,不等问题解决人就不见了, 这些人突然失去领导,许多问题得不到回应。加之,身处亘古荒原,日后工作生活前景莫测,思想出现波动。

江西第四速成中学的转业官兵,平均年龄较大,大部都有家属,他们提出许多劳保福利方面的问题,诸如:有没有探亲假;接家属路费能不能报销;冬季有没有取暖费;有没有退休制度等等;这些问题不解决就不往前走了,此时,需要加强思想引导。

上午李书记告诉我,总场杨培君书记来了,你去带领杨书记和大家见见面.

杨培君书记南方口音很重,他向大家做了亲切问候,并讲了很多抓紧前进的道理.同时,重点介绍了王震部长,在密山车站广场万人大会上的讲话:他说“开发北大荒是毛主席的战略部署,过去国民党,日本鬼子都没有在这里站住脚,我们是共产党培养出来的军队,一定要在这里生根发芽;开发北大荒是反修的需要,也是减轻人民负担,军队要自己养活自己的需要;困难是暂时的,艰苦奋斗几年就好了,你们要愉快上路,赶紧到你们要去的地方,再晚几天路就开化了,困难会更大。”王震部长还严厉批评了武汉、南京军区来送人的领导,工作不力带头闹事。并告诫大家不要上坏人的当!

王震部长在密山火车站广场,向近万名转业官兵讲话以后,滞留部队响应号召陆续离开。

他不辞辛苦不顾疲劳,又赶到八五三农场视察工作。

八五三农场五分场,是王震部长一九五七年亲自踏查选定的,对五分场开发事业特别关注,听杨培君书记汇报:去五分场的个别人疑虑未解。少数人不愿继续前进情况后,王震部长又赶往五分场驻一分场的接待站处理此事,当晚,部长住在李贯儒书记的家里,安排有关领导,继续抓好部队的思想工作外.首长要求不愿意走的人派代表,进一步阐述自己的意见和要求,三个代表进部长住地后,人们都提心吊胆静候结果,不久传出,部长认为:这是在关键时刻和共产党谈判,性质已经发生变化,立即送右派队安置。此举,对部队震动很大。对日后工作有深远意义。

次日,阳光明媚,我们在路旁看到部长身穿带皮领的军大衣,不断向路人打招呼,询问冬天过得是否暖和,孩子上学有什么问题等等,对以铁道兵为主,先遣落户北大荒的职工倍加关注,甚感亲切!

亲眼检阅了奔赴前沿的所有部队。

滞留未走的转业官兵,在各级领导的亲切关怀和引导下,都背着自己的行李,走上了屯垦戍边,建设边疆、保卫边疆的康庄大道路上。

  评论这张
 
阅读(1138)|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