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58团-红旗岭农场荒友家园

北大荒-挠力河-完达山-红旗岭-……

 
 
 

日志

 
 
关于我

我们是一群曾经生活在北大荒58团-红旗岭农场的朋友,那里记录着我们的青春,影响着我们的一生。尽管我们现在分散在中国甚至世界的各个角落,但那里的山、水、土地、草原,那里的一切,永将留在我们心上。

网易考拉推荐

要 挺:红旗岭农场的林权是如何划定的  

2017-05-20 19:40:45|  分类: 老一辈的追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要  挺:红旗岭农场的林权是如何划定的 - 58hongqiling - 58团-红旗岭农场荒友家园

 

      红旗岭农场组建的场址,原属于拥有林权的八五三农场五分场。从八五三农场分离,又与珍宝岛战役前各农场抽调人员,组建到抚远的向阳团合并。据此,红旗岭农场应分享,属于八五三农场五分场的部分林权。所以,一九六三年,东方红林业局组建前后,农场认为生产生活所需木材,是在 农场辖区内的自有林班中采伐的。

一九六二年,国务院决定,将完达山的林权,交当地林业局管理。东方红林业局则认定 :红旗岭农场场址及其经营范围,均在东方红林业局的林区管辖范围内,因此,红旗岭农场经营范围内的每一株树,其管辖权都属于东方红林业局。农场动用一棵树,都必须报经林业局审核、批准,否则,东方红林业局有权依法处置。

林权归属矛盾十分尖锐。不愉快的事情时有发生。

一九六六年文革开始,东方红林业局和农场的经营管理体系全部被打乱。加之,一九六九年二月发生珍宝岛战役;当年,农场又组建生产建设兵团等情。因此,农、林两场的林权矛盾暂时搁置。

一九七二年十二月,农场(即五十八团)和东方红林业局发生林业纠纷,曾经报请上级解决,没有结果。但矛盾仍在继续。

直到一九七六年十月粉碎“四人帮”到生产建设兵团撤销的十年间,“森林法”等各种规章制度,遭到极大破坏,各项工作只能在内乱中艰难运行。农场生产、生活所需木材,自然仍在自认属于自己辖区的林地内采伐。而东方红林业局,不断派员在农场进行巡察堵截。

农场生产建设的急切需求和东方红林业局的严查、抓捕、扣留、罚款等一系列的措施,其结果是:扩大了管控和需求的矛盾,不但未能阻止单位或个人进山砍伐,反而促使双方关系更加对立,形成恶性循环。要求已在沿山树林边,安营扎寨的农场职工、家属,动用一棵树,都要向林业局报告申请,是不现实的。

一九七七年到一九七八年,结合揭批“四人帮”的罪行,开始恢复整顿各种规章制度。由于“左”的思想倾向,还没有得到应有转变,农、林企业的管理工作, 处于徘徊局面。

一九七九年四月,农场从长计议,组织各单位职工去养鸡场采伐红松。想要积累少许木材以备后用。虽然,屋前房后东藏西躲,仍被东方红林业局拍照、录像,作为“乱砍滥伐”或“乱砍盗伐”证据上告。

农场要开荒、建点,要扩大经营规模,开展多种经营,生产、生活必须要有一定数量的林木保证。历年利用冬季农闲时间上山伐木,以满足当年用材需要。由于农场林业管理机构初始建立,缺乏采伐、育林知识,又越过越岭河异地采伐,其采伐量和作业不规范以及对外处理木材等情况,在一定程度上形成了 “乱砍滥伐”,破坏森林资源的局面。东方红林业局,则严格按国家 “森林法”规定,对农场各单位私自采伐、堆积的木材、采伐场地的狼藉现象、进行寻觅查访,逐个进行拍摄、录像、定期汇总上报省林业总局。

黑龙江省林业总局局长,由农场总局林业处穆玉盛处长陪同,带领工作组,对红旗岭农场贯彻“森林法”的情况,进行检查,态度严肃、气氛紧张。穆玉盛处长要我当即书面提供:农场基本情况和农场经营范围内拥有的林地面积,以及森林管理情况。 (因当时我管计划,书面提供资料中林地数约十六万亩)

一九七九年三月,黑龙江省委第一书记杨易辰和书记赵德尊,以及省林业总局领导,到饶河县检查工作时,专门到红旗岭农场过问“乱砍滥伐”情况;听取农场领导的汇报和申述。曾严厉指出:农场必须立即停止“乱砍滥伐”行为,并严格贯彻国家“森林法”的有关规定。再有类似情况发生,要对农场主管领导进行组织处理,或根据情节依法处置。

同时,考虑到农场处于新建阶段,又有城市知识青年的安家落户等情:农场所需木材,通过计划由林业部门,按有关规定给予适度关注。基本建设所需木材,按批准的基本建设计划,通过“三材”途径,调拨成材解决。农场可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通过植树造林、退耕还林等措施,培育自己的林地。

红旗岭农场,在五八年建场后的二十三年中,农场为了能在这片土地上继续经营下去,向地区、省政府申述:必须拥有适量林地的请求从未停止;与东方红林业局的纷争,亦愈演愈烈。为解决红旗岭农场和东方红林业局的林权纠纷,一九七八年五月,黑龙江省委常委50次会议[纪要]确定:在农场场部周围划五个林班给农场经营。随后,黑龙江省革命委员会,以龙革发《1978193号和黑革发《197926号文件,进一步明确了农场林界的走向。直到1981年,红兴隆管理局,根据黑革办【197926号文件的授权,由东方红林业局,划给八五三农场的26个林班中,在红旗岭农场场界范围内(即宝饶公路以西、越岭河以北**亩)的林地,归红旗岭农场经营

这是半个世纪以来,红旗岭农场为争得部分林权,在漫长,曲折纷争中,惊动了省政府,和东方红林业局首次划定的林地。

如此区区林地,根本不能满足农场的最低需求。红旗岭农场和东方红林业局林权矛盾未能解决。双方各执其辞不停上诉,矛盾不断。

农场在认真执行“纪要”的前提下,痛定思痛,认真总结经验教训,遵照“森林法”的要求,采取确实措施,纠正“乱砍滥伐”的混乱局面,取得一定成效。但仍不能解决农场生产建设日益增大的木材需求,和发展大农业生产以及对周边林地有效管理的要求。

诸如:大量可垦荒原,均穿插在海拔高度为53.5—333米之间的山林、沼泽地带,因此,沿山脚下必须修建大型截流沟,将山水截住并导入挠力河;沿河要修挡住河水倒灌农田的堤坝;防洪、蓄水、灌溉农田要在山间兴修水库;要防火护林保障林区居民住宅财产安全;维持职工正常生产、生活,要不断解决农民饲养猪马牛羊,搭建猪、羊、牛圈、马厩、拴马桩的具体问题,甚至畜禽外出啃咬树皮、树根等等,都牵涉到林木安全和林权管理问题。农场没有林权,无法控制管理类似问题的发生。

为保障农场、林场的正常发展,农场不断以书面材料、领导亲临或派专人等多种形式,向上级政府和相关部门,申报划拨适量山林给农场经营管理的请求: 在农场领导的安排下,我们参与了有关活动:和周宝林副场长,两次向省土地局刘祥局长汇报农场诉求。胡怀亮书记亲自安排我和双鸭山知青刘义常同志,通过他党校同学、省办公厅行政处苏雨福处长,直接向主管林业的戴副省长的秘书反映情况;并能多次与办公厅二处处长梁啟沟通。两次和刘兴场长能顺利向省府相关部门汇报和转达农场愿望,刘义常及其党校同学、起到了重要作用。

为了取得更多支持,场领导安排我们专程到省森工总局,以及省人大农林办公室王副主任(原农场总局领导)处,汇报农场情况,请求指导。请魏光勤同志协同,向佳木斯市委密书汇报农场无林的困境,请求帮助指导。

为求得农场总局系统理解和支持,每次都向农场总局林业处穆玉盛处长汇报、反映工作进展情况,求得更多指导。

我们在对方邀请安排下对有关领导,还进行了家访。

通过多年系列工作,上级有关部门,对红旗岭农场的具体情况和迫切诉求,有了相应理解。

一九九零年,东方红林业局在调整、整顿过程中,其主要任务由采伐造林,改为护林、育林,自负盈亏经营方式以后。他们寻觅林间荒原,开荒种地,在发展多种经营过程中出现管理松动:

一、未经农场许可,东方红林业局,在我场二十连已耕翻的土地上,栽植树苗抢占土地。农场发现后,立即派汽车队职工全部拔除,并将树苗带回农场择地栽植。矛盾进一步深化。

二、林业局,为了扩大耕地,进行毁了开荒。砍伐荒原林木,并将清障原木就地焚烧,几天烟雾弥漫。当农场公安部门进行整治、拍照、录像时,多名放火人员四处逃散,“监守自盗”,明知故犯。

三、监管不力。采伐作业不规范。参观、学习林业局伐木现场时,多处可见伐树留茬高达数十公分等情况,被现场拍照、录像。

森林是国有资源,护林防火人人有责,农场有责任有能力,管好农场周边山林,防止上述类似事件的发生。

农场党委书及场领导,决定借东方红林业局上述事件,立即向上申述。场长雷会友等听了详细情况汇报后,当即宣布:此事,要组织班子,决心“拿下”!(这是雷会友场长莅任以后,首次参加他的见面会。因为我前年已离休,此时,在受命参与饶河县开展的国土资源调查工作)。

农场领导安排:由公安局李明山、司法局刘国军二人进行外调;索取国务院副总理,“根据情况可划拨适量山林给农场自主经营”的有关依据,和允许国营农场兼营适量林地的相关论述;八五三农场划有林地证据等材料;农场林业部门整理农场贯彻“森林法”的相关情况;由场国土局,土地办要武,查明林业局抢占农场土地,及毁林开荒的数据等情;要挺负责材料汇总和组织申述材料的起草工作。李玉清副场长兼顾、组织行政保障事宜。

省政府通知:要求农场准备汇报材料,如期参加解决东方红林业局和红旗岭农场之间,森林、土地纠纷问题的会议。

农场组成由雷会友场长带队,李玉清副场长及上述材料组人员,提前数日进驻黑龙江省政府对面的蓝天宾馆,昼夜阅读、熟悉、整理、准备申述材料和证据展示图表。最后,按照汇报事项的程序,每一个问题装一个档案袋,由我负责整理携带。

会议在省政府办公厅方形议室召开,由省政府的一位秘书长主持。相关副秘书处长梁啟、省土地管理局长刘祥、省林业总局领导、农场总局领导或各自派遣的代表人员到会。东方红林业局和红旗岭农场领导及相关人员参加。形成“三堂会审”局面。

会场,除进门的右侧,安置有电视、录像放映台,左侧有记录台外,沿墙四周安放沙发,没有桌子。红旗岭农场参会人员坐在会议室大门的对面。其他与会人员分别在两侧就坐。会议室中间是一片空地,供展示图表、资料、实物和发言人使用。秘书长就解决东方红林业局,和红旗岭农场森林、土地纠纷问题做主旨讲话 ,要求省政府各主管部门及与会人员,认真听取各方申述理由意见,以便提出各自处理方案,供讨论决策。

首先,由红旗岭农场雷会友场长介绍情况。(我们在预备会商定:在场长汇报时,场长讲到那个问题时,要有人放眏相应电视、录像;由我即时、准确拿出相关问题档案,由要武送到场长面前,打开档案袋,展示地图表、材料、实物等资料。场长参考、利用有关材料、提纲或图例发言、答辩)。

一、农场基本情况:地理位置、周边四至、辖区内三河、两岭的布局和走向,简要气象、水文等(展示图表、资料,播放解说词)。

二、主要矛盾:东方红林业局认定:红旗岭农场的场址,建在东方红林业局的森林管辖区内,因此、红旗岭农场动用一棵树,都要向林业局报告申请。否则,东方红林业局有权依法处置。

红旗岭农场认定:农场经营范围内的每一颗树,都属于农场管辖,有权护林、育林、采伐。为此农场职工曾遭抓捕、扣留、罚款。

三、农场、林场管辖区域重复交错,无法分离。农场辖区内的林地不能划拨农场经营管理,农场则无法生存、屯垦。如继续维持现状,农场和林场矛盾将永续存在。(展示:农场计划开垦荒原、截堵山水、修筑水库、堤坝以及全场居民点和大型建筑物的分部现状资料和规划地图)。

四、红旗岭农场要求划拨林地的依据:

(一)国务院副总理李富春对牡丹江管理局视察时,有“根据情况,可划拨适量山林给农场自主经营”的意向。红旗岭农场根据上述精神,要求将农场经营范围内,能看到的林地,划归农场经营。消除农、林矛盾,促进农、林业共同发展。,

(二)红旗岭农场的邻场,即八五三农场拥有相当面积的林区,而且管理的很好,我们可以效仿。或能管理的更好。

(三)红旗岭农场有能力种好地、管好林。红旗岭农场总结经验教训,痛定思痛 认真贯彻“森林法”,几年来,我们建立健全林业管理机构、充实、培训林业管理人材、植树造林、退耕还林、建立苗圃、开展护林防火等工作有一定成效,事实证明有能力管好林子。(有数据说明展示)。

五、东方红林业局的森林管理,也有松弛失误之时。

近期,抢占农场耕地、毁林开荒、焚烧荒原林木,采伐也有不规范之处、(展示东方红林业局在二十耕地上抢栽苗木,抢占耕地;毁林开荒、焚烧荒原林木情况的录音录像、照片)。

六建议划拨林地界线的走向。建议:从越岭河养鸡场,到饶河县西丰沟五七干校,以及与居民点连接点,场区能看到的树林归农场管理。(雷会友场长在会议室中央时站、时蹲、时单膝跪地翻阅读资料,非常镇静、有礼,尽管答辩有理、有据,也时有楷汗之举)

红旗岭农场介绍情况后,东方红林业局没有表态。会议转入小会讨论。小会只有雷会友场长参加。

第一次领导会议决定:红旗岭农场场部东侧山脉,从宝饶公路考山林场桥起,沿东面山脊向饶河县西丰沟走线打桩划界。在农场区域能看到的,划归农场管理。

第二次领导会议决定农场将远离农场的十八连,共多少亩耕地交给东方红林业局经营。

最后决定,划界的具体方案,由省政府相关部门提出,经批准后划界工作立即进行。

划界小组成员:红旗岭农场和东方红林业局双方派员具体组织实施。佳木斯地区、宝淸县丶饶河县人民政府的相关部门派员参与,由黑龙江省政府国家土地管理局牵头,选派专业人员,亲临现场按省政府裁决监督执行。

森林是永续的资源,是天然的聚宝盆啊。

红旗岭农场,从一九五八年建点,到一九九二年的三十四年间,从没有一亩林权,到少有林权,再到争得十三点五万亩林地,占农场辖区总面积的21.2%。期间,惊得省政府领导直接过问,并由省政府直接派员,亲临现场打桩划定。而且,对邻县、农场划给林地要求,答复是:“下不为例,到此为止”。我认为,这是红旗岭农场历经多年,上下求索和不懈努力的成果。是一件值得回忆的历程。

  评论这张
 
阅读(81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