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58团-红旗岭农场荒友家园

北大荒-挠力河-完达山-红旗岭-……

 
 
 

日志

 
 
关于我

我们是一群曾经生活在北大荒58团-红旗岭农场的朋友,那里记录着我们的青春,影响着我们的一生。尽管我们现在分散在中国甚至世界的各个角落,但那里的山、水、土地、草原,那里的一切,永将留在我们心上。

网易考拉推荐

纪景春: 一把钢捅锹的情怀  

2017-07-16 16:34:54|  分类: 老兵追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纪念老铁道兵赴边建设60周年文选


纪景春: 一把钢捅锹的情怀 - 58hongqiling - 58团-红旗岭农场荒友家园

 

纪景春: 一把钢捅锹的情怀 - 58hongqiling - 58团-红旗岭农场荒友家园
          图片摄影:张天启

 

    我家有把钢捅锹,伴随我走过近四十年的岁月。几次搬家或清理旧物,我都舍不得把它扔掉,如今仍然挂在我家仓房的屋檐底下。每次看到它,都会使我想起建场初期艰苦创业水利大会战的许多往事。没有当年的水利大会战,就没有今天的红旗岭。

    记得19691227日,原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六师五十八团,从抚远转移到三师二十一团五营所在地,与五营合并。组建了新的三师五十八团。1970324日,五十八团临时党委成立,现役军人王真、李希峰分别任政委和团长。当年开荒2800公顷,加上老五营原有耕地5066公顷,年终耕地达到7860公顷。

    可是,19711973年是丰水年,山洪暴发,河水倒灌,洪涝成灾,造成了有荒不能开、开了种不上、种上管不了、管了不丰产、丰产不丰收的局面,甚至水灾威胁到了二连、十五连等低洼连队的住区。治水的重要性和迫切性不言而喻。不治水就站不住脚,不治水就不能生产,不治水就不能生存,不治水就要撤销五十八团的建制。所以,建场初期水利工作是重中之重。夏战酷暑,冬战严寒。当时谁要有一把好的铁锹,被看作是莫大的幸福,大家都羡慕不已。我最初使用的一把铁锹是公家发的普通凹面锹,排水挖土时,挖一锹土粘回半锹,挖一锹就要用刮泥板刮一下,沾一下水再挖下一锹。这样干一天累得腰酸背疼,筋疲力尽,土还甩不出去,不出活,

    1973年,我向五连邵志敏副连长要了一把铁捅锹,干起活来既省力又挖得多甩得远,从内心感谢老邵。

    到了1974年又有了新发展,农场水利大会战奖励先进生产者的奖品是用带锯条焊成的钢捅锹。全团得奖者是极少数,我当然无缘。后来我们生产股托人从制材厂要来带锯片,我也分到了一段,焊成了一把崭新的钢捅锹,干活时是又轻又快又不沾泥,甩得又远,视同宝贝,倍加爱护,每天下工时都要刮洗干净用布包好,坐车时放到自己身边。生怕别人拿走。从此,这把心爱的钢捅锹就伴随我参加农场的各次水利大会战。

1973528日,郝忠彦同志接替李希峰同志任第二任团长。临来时三师王政委对郝团长下达了军令状:治好水,五十八团站住脚了就留任:治不好水,五十八团建制撤销,归二十一团管辖,郝团长就地免职。

    郝忠彦团长魄力大、决心大、干劲大、号召力大,不怕压力,不怕困难、不服输、不气馁,敢为人先,率领全团广大干部战士,战天斗地,进行了起死回生的水利大会战。

    记得1976815日到910日,历时27天,修筑四连到三连地段的挠力河防洪堤。这是一次规模空前、声势浩大的第15次水利大会战。这次大会战,新修12.5里的大堤平地崛起,移动土方88.4立方米。这次大会战,全团38个单位参加,最多动用3800多人参战,占全场劳力的73%;出动推土机、拖拉机43台,汽车22台,铁牛29台。

    挠力河堤防施工点海拔只有51-54米高程,在淹没线以下有2600米漂筏甸子,无法就近取土,当时机关就被分到这一段。我们生产股就被分在堤首,根本无法取土,大家大眼瞪小眼,为难情绪很大。老郝头决心大,水利指挥部决心大,马上进行战地动员:“天塌地陷无所惧,泰山压顶不弯腰;没有办法找群众,方向不明请示党。”领导决心大,没有退路。郝忠彦团长、孙洪武副团长、方弼奎参谋长、李润主任等团领导身先士卒,蹬入没腰深的水中带头大干;生产股张务军股长、倪正副股长率领李德、我、王金庚、李玉清、胥立三、王宝歧、李景凡等全股同志紧跟其后,切草筏子,拖草筏子,垒草筏子,你追我赶干得热火朝天。最初。这一段大堤的基础是用草筏子堆垒起来的。等漂筏甸子两端大堤修好、堤沟挖深,再把漂筏甸子中的水放到两端挖好的沟里然后再挖土筑堤,往垒起的草伐堤基上放土。

    当时早晚水是很凉的,并且水里还有一层青蛙甩籽粘稠稠的漂浮物,猛一下水,那滋味真是不好受,可干部群众同甘共苦,在水里泥里泡了27天,终于胜利完成了会战任务。

    这次会战中,十七连战士王明顺同志(老职工王庆尧的二儿子),在运草筏子时不幸溺水,经抢救无效因公牺牲,为抗洪献出了宝贵的年轻生命。

    每当我看到这把钢捅锹,好像老郝头就在眼前。他那向全场广播的唐山调:“早晨三点半,晚上看不见;烟囱站岗,锁头把门;小雨小干,大雨大干;抢晴天,战雨天,月亮底下是白天”的声音又在耳边响起。

    每当我看到这把钢捅锹,我就想到了老郝头,为了扩大垦荒面积,紧靠挠力河边修筑防洪堤51.4公里,说服和感动了松辽委(水利部下属的一个水利管理机构),使对岸大兴农场往后撤退4公里筑堤,这才有了我们今天的2万公顷湿地。

    每当我看到了这把钢捅锹,就想到了我们红旗岭人,经过半个世纪的艰苦奋斗,终于在昔日亘古荒原上兴建了纵横交错的沟渠和星罗棋布的各种水利建筑工程。红旗岭农场,现在己基本形成了防洪、排涝、灌溉、水土保持四大水利工程格局,使我看到了124公里的防洪堤,100公里的干支斗渠,使我看到了从工程治涝进入了生物治涝的新阶段,使我看到了农场六次党代会所提出的以稻治涝、以稻致富、开发水稻22万亩的奋斗目标得以实现。

    每当我看到这把钢捅锹,就好像看到了我们红旗岭几代人半个世纪以来,总投资16亿元、移动土石方4500万立方米的创举。这就是敢为人先的红旗岭精神。

心爱的钢捅锹,我要把你当成传家宝,永远保存下去。

 

 

    纪景春,19629月考入黑龙江八一农大,1966年参加黑龙江八一农大教改,19683月任红旗岭农场十二队技术员,19729月任红旗岭农场生产科副科长,1983年任红旗岭农场副场长,2011年退休。

  评论这张
 
阅读(94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