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网易博客网站关停、迁移的公告:

将从2018年11月30日00:00起正式停止网易博客运营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58团-红旗岭农场荒友家园

北大荒-挠力河-完达山-红旗岭-……

 
 
 

日志

 
 
关于我

我们是一群曾经生活在北大荒58团-红旗岭农场的朋友,那里记录着我们的青春,影响着我们的一生。尽管我们现在分散在中国甚至世界的各个角落,但那里的山、水、土地、草原,那里的一切,永将留在我们心上。

网易考拉推荐
 
 

洪行一:我当文艺演出队长的日子  

2018-01-02 16:40:49|  分类: 老一辈的追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洪行一:我当文艺演出队长的日子 - 58hongqiling - 58团-红旗岭农场荒友家园

 
洪行一:我当文艺演出队长的日子 - 58hongqiling - 58团-红旗岭农场荒友家园
 
洪行一:我当文艺演出队长的日子 - 58hongqiling - 58团-红旗岭农场荒友家园
 

复转官兵到北大荒初期,生活极为艰苦而单调。为了活跃业余文化生活,各农场、分场普遍成立了文艺演出队。我在农场时当过三任演出队的领导,多彩的生活至今令人难忘。

    1958年冬,我所在的八五三农场五分场举行了首届业余文艺会演。会演后,组建了荒原第一支文艺演出队。可能因为我在部队时是俱乐部的文艺助理,就让我当演出队的队长了。

    我们这个演出队共二十多人,两把二胡,一套锣鼓。记得首场演出选在我曾工作过的三队。到队部后,我们少数人留下来搞创作,多数人与职工下地劳动。生产队长、指导员介绍情况,我们把队里的好人好事编成节目,现编、现排、现演。第一场演出那晚,大食堂的草棚里挂上两盏大号马灯,人们坐在一根根原木上,在一阵锣鼓声中开场了。节目短小精干,丰富多彩。第一个节目是歌唱队里的好人好事,用莲花落曲牌填词,一人领大家合。这个开场节目虽然只用二十来分钟排出的,却最受欢迎。晚会上的相声是我写的,通过一位爱打岔的胡大妈,引出生产队里一件件新事物,人们笑得前仰后合。说山东快书没有铜板,我们就用筷子敲瓷碗代替。我们还填词唱了一首《我队有个胖大嫂》的歌曲,讽刺好吃懒做的人。由于故事情节来自日常生活,当场便引起共鸣。在阵阵掌声中,我们受到了极大鼓舞,也找到了自身价值。演出队背着行李,拿着乐器和道具,不论风霜雨雪,常年巡回在基层,与生产队的同志们同吃、同住、同劳动,边创作、边演出。生活是很艰苦的,但再苦再累,看到同志们渴望文化生活的热情,也就全忘了。

    五分场演出队在八五.三农场是赫赫有名的,曾获总场文艺汇演第一名,靠的就是坚持文艺为工农兵服务的方向和内容形式的不断创新。我们非常重视创作,如诗表演《王富文》,反映了春播时一位老铁兵在冰冷的河水里抢捞下游漂送的油桶而牺牲的故事。话剧表演《难坏了报喜队》,用喜剧形式歌颂了好人好事层出不穷的动人场而。歌舞表演《三上小清河》,以三次去总场途中的遭遇.反映了从“坐车坐到太阳落,推车推到半天多”到有了公路和客车的农场变化过程。对口词《我开“东方红”干革命》,写的是农场职工开上国产拖拉机“东方红"的自豪喜悦心情。

    由于我们坚持了正确的方向,一批优秀节目在总局、农场会演中屡得头奖。有的在全垦区流传。1965年冬,农场政治部指派我们五分场演出队代表农场到农垦总局汇报演出。我们把儿年来的优秀节目集中起来串排了一台精彩的晚会,以生动的文艺形式全面反映了农场复转官兵战天斗地建设北大荒的精神面貌和垦区日新月异的变化,受到总局领导的高度评价和总局干部职工的热烈欢迎。这是几年来我和我的同伴儿们辛苦劳动结出的果实啊!

    除了演出,我们还在农忙时做现场鼓动工作。如春耕、夏锄、麦收、秋收时节凡是创造新纪录的机车组,我们都按照指挥部的指示,敲锣打鼓到田间地头为他们送喜报,为机车贴红五星,并把他们的事迹编成节目在全场宣扬。

    1966年初,我被调到八五三农场文艺宣传队当队长。这个队里的队员素质较高,大都来自原农场小行星(现为小红花)艺术学校。这个艺术学校是全垦区第一所培养复转官兵子弟的专业学校,说起来还有段故事。1958年与我们复转官兵同来八五三农场的还有从国家各大文艺团体下放的二百多名错划的“右派”,他们是来被“监督劳动改造”的。其中不少是国内顶尖文艺人才,有东方歌舞团在世界青年联欢节得金奖的板胡演奏家,有北影乐团的全国第一把小号演奏家,还有总政歌舞团的舞蹈队长等。农场领导高瞻远瞩,为了培养自己的艺术人才,特意成立了小行星艺术学校,把一批“右派队”里有才能的人安排在学校任教。由此培养出一批各方面的演艺人才。我到农场宣传队时,艺术学校的小学员己经成才了。我领导这个队从事了半年多演出。后因“文革’曝发,宣传队解散,我又回到五分场。

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组建后,我们五分场并入三师五十八团。我一度被安排在团文艺宣传队当编导,主要抓创作。那时,宣传队的成员全是下乡的城市知识青年,有北京、上海、天津、浙江、哈尔滨、双鸭山等地成批来的。知青中人才济济,不少是所在地学校青少年宫的文艺骨干。因此宣传队的演出水平很高,不仅有像样的乐队,还可以跳芭蕾舞呢!那时我参加了兵团政治部组织的歌曲创作学习班,为五十八团宣传队写了不少音乐作品。如用河南梆子曲调创作的女生表演唱《伟大的战士雷锋》,用单弦曲调创作的女声小合唱《一箱废锣杆》,以及在兵团会演得大奖并在垦区广为流传的女声表演唱《红色炊事班》等。我的一些作品常被发表在《兵团创作歌曲选》中。

每当我回忆起北大荒文艺轻骑兵的那段历史,可以无愧地说,我们是垦区文化事业的开创者。

  评论这张
 
阅读(35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