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58团-红旗岭农场荒友家园

北大荒-挠力河-完达山-红旗岭-……

 
 
 

日志

 
 
关于我

我们是一群曾经生活在北大荒58团-红旗岭农场的朋友,那里记录着我们的青春,影响着我们的一生。尽管我们现在分散在中国甚至世界的各个角落,但那里的山、水、土地、草原,那里的一切,永将留在我们心上。

网易考拉推荐

洪行一:把青春和爱情献给北大荒  

2018-03-12 11:32:56|  分类: 老一辈的追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58年的春天,十万官兵奔赴北大荒的时候,绝大多数都是血气方刚尚未成家的青年,其中不少人有了女友,有的还在热恋之中。人生之路的巨大改变考验着每一对恋人,多少人为此而分手,多少人是带着失恋的痛苦北上的。去北大荒之前我与妻子刘春华便相恋了。她是一位美丽的城市姑娘,是位性格开朗并充满浪漫色彩的中学音乐教师。她能歌善舞,青少年时代曾是同代人中的偶像。我曾担心去北大荒这个出人意料的决定,她能否接受她确实为此沉默了许久,但她最终选择了北大荒。她对我说,她要像苏联电影《乡村女教师》华尔娜那样,做一名开发北大荒的乡村女教师。她憧憬着全新的生活,由此改变了她原来的梦想。

记得1960年的秋天,她才22岁,正值农场收获的季节,大地金黄,枫红满山,她带着希望和爱情,辗转千里,最后步行了五十多里路,来到了我的身边。那时我所在的农场是八五三农场五分场。一个美丽的城市姑娘只身来到荒原,引来了无数异样和敬仰的目光。消息在农场不胫而走,成了当时的一段佳话。

我们是在那年国庆前夕成婚的。十几位好友到场,没有鲜花,没有音乐,没有摄像,大家吃着用30元钱买来的瓜子、糖,在昏暗的马灯下为我们祝福。新房是草皮子垒墙的茅草屋,墙上和天棚糊的旧报纸,全部家当就是一个木箱、两床被褥。妻子并不嫌家里的东西太少,只是说屋里太素,我就跑到后山掐了一大把火红的枫叶插在瓶里,在阳光的照射下,映红了新房,也映红了两个年轻人的面庞,给我们的未来带来遐想。

那年入冬,农场建起了第一所小学,校舍是上冻前用草泥编墙抢盖起的一栋草房。因当时有孩子的官兵很少,开学时只有几个学生,还分为两三个年级。当年北大荒的冬季,最低温度达零下四十多摄氏度。因为墙没干,教室内的四壁结有足足寸厚的霜,简直就是一座水晶宫。教师和孩子围坐在炕上上课,尽管炕烧得挺热,孩子的小手还是冻得红红的。我妻子的乡村女教师之路就由此开始了。

 妻子是位追求完美的人,在学校教师中,是唯一师范科班出身的。她的教学和管理有板有眼,全场的教师常听她的示范课。她还兼任全校的音乐课。那年,她组织了全场历史上第一支布谷鸟童声合唱团。多好听的名字,这是她亲自起的。童声合唱团的诞生,给农场的文化生活增添了几分生气。公演的那天,精彩的节目打动着到场的每一个人,掌声此起彼伏,那歌声、掌声久久回响在东风岭的夜空。

1962年春,我们有了第一个孩子。这个男孩,当第一次睁开他那水灵灵的大眼睛时,妻激动得热泪盈眶。这可是我们在北大荒沃土上结出的第一颗爱情之果啊!但孩子不会知道,那时正是三年自然灾害时期,怀他的时候,见不到肉,见不到油,吃代食品,出生时就先天不足。奶水不够,妻非常着急,经请示领导特批,到农场打鱼队买回一小爬犁冻鱼,算是得了救。1963年初,为了度荒,垦区把女职工全部裁减了,托儿所也关闭了。我们都上班,孩子不满周岁,怎么办?放在家里不放心,听说有的孩子在家被老鼠咬了,有的没经验,孩子被热炕捂死。于是就想起了“养个孩子吊起来”的民谣,自己用树条和绳子绑了个摇篮,拴在房梁上,问题总算解决。一天,妻子正在上课,突感闹心,好像家里出了什么事,下课就往家飞跑。进屋一看惊呆了,摇篮倾斜,孩子头朝下,憋得验发青,哭得快背过气了。妻为此痛得哭了好几天。同事们都说,这孩子命大啊!我们的第二个孩子生在木笼房,第三个孩子生在砖木结构的新房。三个孩子不同的出生地点,反映了农场的变化。1964年和1965年,是1958年建场以来最兴旺的时期。从三年自然灾害中醒悟过来的人们,懂得了按科学规律办事的道理。三江大地上了吹响了向科学进军的号角,粮食年年丰收,职工生活步步改善。

然而,好景不长,1966年突如其来的“文革”风暴席卷全国,农场也乱了。我因有海外关系,被打成“牛鬼蛇神”,批斗游街,在马圈里关押、监管劳动一年半。我妻带着五岁和一岁的两个孩子,天天过着担惊受怕的日子。后来她也被批判,只因为有时穿件时兴的衣服,被扣上“资产阶级生活方式”的帽子。1969年以后,我们被下放到连队劳动三年。她分在基建排,每天从早到晚背背石头、挑水泥。我万万没想到她竟能担两桶水泥上高高跳板呢!

兵团成立后,五分场改编为三师五十八团,她重返教育岗位,成为团直中学的第一批教师她废寝忘食地工作,她热爱她的学生,因为她的教学经验和名望受团里的重视,在全团教师中加以推广。

我们虽然于1975年离开了北大荒,至今对年轻时为黑土地的那段付出无怨无悔。黑土地使我们魂牵梦绕,那里有我们留下的青春,有我们播种的爱情,有三个孩子童年的足迹,有我们风雨同舟的战友,有妻15年教过的学生,它成为我们人生旅途中永远难以割舍的记忆。

  评论这张
 
阅读(19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