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58团-红旗岭农场荒友家园

北大荒-挠力河-完达山-红旗岭-……

 
 
 

日志

 
 
关于我

我们是一群曾经生活在北大荒58团-红旗岭农场的朋友,那里记录着我们的青春,影响着我们的一生。尽管我们现在分散在中国甚至世界的各个角落,但那里的山、水、土地、草原,那里的一切,永将留在我们心上。

网易考拉推荐

张忠信:施工员的难忘经历——回忆我参加修筑宝饶公路的日子(五)  

2018-03-22 17:28:17|  分类: 老一辈的追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进山后,李继武指导员病了,回家休养。分场的助理员王文章来代理指导员的工作,立刻成为我每天的伙伴。在大部分时间里,他都拿着一把小斧子和我一同到远离工地的线路上去放线。由于要砍灌木、钻“闹瞎塘子”和趟草甸子,衣衫常被刮破。没几天的功夫,我们的裤管就被刮破成了穗状,裤子的膝盖等部位早已被磨得溜薄或磨出了洞,这些洞孔与被刮得越来越大的口子连起来一直扯到裤裆,裤子就变成了“带穗的裙子”,只剩下里边穿的绒裤遮体防寒。

于是我向王文章请假:“我进山一个多月了,好歹得回家补补裤子。”他说:“明天咱俩一同回家吧,我这裤子不是也没裤裆了嘛。”我开玩笑说:“我有个破大衣可以盖住,你没裤裆可怎么进场部见人呢?”老王说:“真的,人家还以为我进山两天半疯了呢!”我俩都大笑起来。

离家月余,妻子的脚伤早已好了。我上次走的时候女儿还只能扶着桌子站起,现在竟能从炕头跑到炕梢追赶小狸猫嬉戏了。队里给我拉来一马爬犁烧柴,还每天派人给我家里挑水。那时候,虽然工作劳累,条件艰苦,但同志之情和干部对群众疾苦的关心却温暖着大家的心。我与修路队的同志们在山间和沼泽地泥里水里艰苦工作了近一年,心情却是舒畅的。

病中的李继武指导员挂念着修路队在山上的工作。一天他来到“S路”队部,与大家一起说说笑笑,十分高兴。但这天半夜,李指导员突然旧病复发,腹痛严重。经卫生员周书友检查后,认为应送分场部诊治。队里派出谢广营等五、六个人扎了个简单的担架,轮流抬着把指导员连夜送回了分场部。

李继武少年时逃荒来到哈尔滨郊区的吕家油坊扛活。我在哈军工时也经常在吕家油坊、王家店、骆斗村附近野营作业,还曾在吕家油坊帮助老乡起过土豆,对这一带很熟悉。李指导员就在这里参加了解放军,经过南征北战、抗美援朝,1958年转业来到北大荒,可以说半辈子没过多少安定的生活。常年的征战和工作中的体力透支,导致积劳成疾、身体欠佳,这几乎是早年来北大荒创业的广大复转军人的共同状况。

山里的这段路终于快修完了,上级又给我们下达了最后一项光荣任务——建造七里沁河大桥。我再次带着一个排的人去建点打前站。有了以往的经验,这次我们故技重施,在河岸上炸出两个大坑修建半地下室式的房子作队部和伙房,筑路工们则全部在低洼背风处搭建帐篷居住。

完成建点工作后,修路一队的人员逐渐从“S转移到七里沁河边,总场调拨的架桥用的红松木材陆续运到,河边的工地又沸腾起来。上级下发了大桥的设计图纸,桥身是红松结构,设计使用年限为25年。这座桥是近300公里长的宝饶公路上最大的桥梁,造桥的技术要求很高,而我们却没有这方面的经验。我提议请地区的史技术员住到工地来,以便随时研究处理建桥中遇到的问题,更便于就近得到他的指导和监督。队里领导采纳了我的意见,经请示获得上级同意,我们就把史技术员接来住下。那时七里沁河里的鱼有的是,队里每天都派几个人用鱼叉去叉狗鱼来改善生活。结果收获颇丰,工地的伙房里几乎每天都会飘出炖鱼的香味儿。这史老爷子特别好吃鱼。队领导决定对他给予重点照顾,吩咐伙房每天留一盘鱼,保证他能吃上两顿,把个史老爷子美得够呛。

打桥桩的技术要求是最严格的。由于没有机械,那500磅的吊锤要靠10多个人拉起来打,打到连续30锤桥桩入土进深不足3厘米就算合格。有的桥桩要一直打入土中2.5米、甚至3米。有一次一根桩只打到60厘米,却无论如何也打不下去了,我只好去找史技术员。他到工地一看,说:别打了,下面是一块很大的卧牛石,桥桩没个沉,就这样吧!

总场怕五分场从建桥用的红松中揩油,都是按计划数供应木材。可是运来的红松已超过了原计划的供应量,总场仍接到我们的报告说不够,这下把负责宝饶公路施工的顾绍伦技术员惹急了。这位人称顾大炮的技术员跟着一辆运松木的汽车来到工地上,下了车就向我开炮:我是按计算好的根数把松木送来的,怎么说还不够?我就和他一起逐根检查那些摆放在一旁不能用来建桥的松木。他问:这棵怎么不行?我答:纹理扭度太大,不能做梁。他又指着另一根问:这棵怎么也不行?我答:这棵弯度超过直径的三分之一,也不能做梁、做桩。老顾气得涨红了脸,吼了起来:你是施工员,你说行就行!这个不行,那个不行,你们是想落点儿木头干别的吧?我反驳说:是你规定的木材扭度和弯度标准。如果我把不合格的木料装到桥上,到时候我说行,你说不行,难道还能再拆下来吗?我俩顶完一通,顾大炮又冲着艾队长发了一顿脾气。

知道底细的艾队长告诉我,是他向程绍义分场长报告说松木短缺,老程又直接给总场谭治安副场长打电话说:松木不够,工地停工待料了!结果顾大炮挨了谭副场长一顿批评。这次老顾是憋着一肚子火儿来的,所以一来就赶快放炮。这天晚上顾技术员就住在队部办公室。他和队干部一边谈工作,一边开玩笑,几人互相了一阵,最后都高兴地进入了梦乡。

其实顾技术员对工作是极端认真负责的,只不过他不可能在红松装运前到现场去逐根检验木材的质量是否符合施工要求,这本不是他的职责。已运到工地但不能架桥用的那些木材并没有再拉回去,五分场因此发了点意外的小财,将那些木材派上了别的用场,连三队小学校的黑板都是用在大桥桩头打制的。

大桥工程的建设进度很快,于阴历腊月二十五日按时竣工,我们队全体筑路工都撤到五分场一队欢度春节。在将近一年的时间里,我们这些筑路工们战胜了重重险阻,克服了无数困难,逢山开路,遇水架桥,终于迎来了宝饶交通大动脉全线贯通的胜利时刻!我的筑路生涯也就此画上了句号。

1965年春节过后,分场党委秘书胡怀亮通知我,组织上决定调我到三队的小学任教员。225日,我前往分场学校报到,参加了教师培训班,由此踏上教书育人的新征程,开始了直至终生的教育事业!

  评论这张
 
阅读(20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