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58团-红旗岭农场荒友家园

北大荒-挠力河-完达山-红旗岭-……

 
 
 

日志

 
 
关于我

我们是一群曾经生活在北大荒58团-红旗岭农场的朋友,那里记录着我们的青春,影响着我们的一生。尽管我们现在分散在中国甚至世界的各个角落,但那里的山、水、土地、草原,那里的一切,永将留在我们心上。

网易考拉推荐

王金庚:第一次走夜路  

2018-05-17 11:48:57|  分类: 老一辈的追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那是1959年的11月初,北大荒的冬天刚刚开始,原牡丹江铁道兵农垦局所属各农场打响了百万方木材运输大会战。各场先遣人员踏着泥泞向没有任何路径的完达山腹地一炮手营集结。11月中句,我在八五三农场运木指挥部青山口冰道工地执行任务。因为没有通信设施,一天晚饭时,科长董有让我饭后连夜赶回指挥部调运粮食。任务紧急,粮食必须在第二天上午运抵青山口工地。

 天哪,从青山口到八五三运指20公里全是无路可走的原始森林和沼泽草甸又是晚上5点多,夜幕早已降临。况且,我这刚到垦区不久的城市青年学生从未走过夜路。这任务对我来说不仅突然,而且太艰巨,也过于冷酷。要是在20世纪六七十年代或者是在今天,完全可以找借口推辞或要求二人结伴执行。但那时不行,我不敢拒绝,不能说“不”因为,当我踏上垦区的第一天开始,领导就对我说,我们农垦属军队序列,服从命令是军人的天职。我把领导交办的任务必须当成神圣的命令去执行,这是其一。其二,老兵的感染力、强烈的责任感和崇高的使命感驱使我丢掉切,勇往直前。别说拒绝领导,就是稍有犹豫都觉得是一种莫大的耻辱。

我无心吃饭,撂下碗筷,习惯地摸摸随身携带的火柴仍在贴身口袋里,抄起根两米长的木棍扛在肩上,向昏暗的暮色中走去,开始了我一生中在猛兽出没无常的荒山野岭的第一次只身跋涉。没有手电,全凭微弱的雪光辨别周围的一切。恐惧让我忘记了寒冷,大步流星在没人深的枯草灌木丛中沿着一条无名小溪的岸边溯流而行。我知道,这条溪流上行20公里可达指挥部,不用担心迷失方向。我这个从不迷信的人,此时不得不暗暗祈求神灵的保佑了。但愿今夜能平安侥幸地走到目的地;但愿野狼、野猪、黑熊、东北虎今夜能放我一把。因为我确信,这里本来就是野生动物的天地,是我们为了伐木、运木进入了它们的乐园。平时就是白天,我们都会和它们经常不期而遇。为了防止它们的不友好袭击,多数人总是避而远之,只有好事者每每把它们强行变成了美味佳肴。对于我这个身单力薄、手无寸铁的毛孩子,无论今夜碰到它们中的哪一位,都会是凶多吉少。我瞪大双眼想撕破这无边无际的黑纱,探寻一条远离野兽的安全通道,但那只能是徒劳的。我调动全身的神经去感知周围的一切,反馈到耳中的是嗡嗡的松涛声,进入视野的是一片漆黑。当时的我,就好像被人搁在了一条悬空的钢丝绳上,掉下去没命,只有硬着头皮倍加小心地前行。

我突发奇想,用唱歌为自己壮胆。于是,一支、两支、十支地唱下去。继而又觉得任何动静不都能将吃人的野兽从睡梦中唤醒吗?这不啻是在通知它们美味佳肴就在这里,这么一想,我立刻敛口屏息放轻脚步,生怕一脚不慎踹醒了野兽的美梦。可是,这样一来,远处野兽的嚎叫、枝头宿鸟的恐噪、衰草中昆虫的哀鸣以及一切微弱的声响全传入耳中,让我更加毛骨悚然。

突然,我觉得身后有一种和我一样在草丛中行走的沙沙声,我驻足细听,沙沙声没有了。当我再走,沙沙声又伴我同行。这时,我猛一回头,只见不远处一对饿狼的碧眼正和我对峙。它不知在什么时候盯上了我的梢。我把棍子扬起来,它向后退却。当我小心翼翼地倒退着前行时,那对眼睛又跟了上来我再举棍子,它又后退我快走,它快追。我立马魂飞魄散,冷汗直流,完了,此命休矣!这时,我一不留神被绊倒了,发现是个草堆。生的欲望让我立刻从怀中取出火柴点燃了草堆,我一手拿着木棍,一手拿着熊熊燃烧噼啪乱响的草把对着那野狼大喊一声冲了过去。没想到,我这一着本是虚张声势,倒真把那野兽镇住了,它掉转头落荒而逃。我从惊吓中一下子清醒了,懦弱拯救不了我自己,只有靠勇气和智慧才有希望。

   这时,我不顾一切地往前跑,生怕那野兽识破我的能耐,纠集群狼卷土重来可就在这跌跌撞撞奔跑时,前方一个黑东西进入我的视野动弹了一下。糟糕,真是祸不单行,我估计那肯定是一只黑熊。冤家路窄,难道明年今日真的是我的祭日了吗?我这么想的时候,那家伙咳嗽了一声,原来是我的同类。看来他也发现了我我故作镇定地先声夺人:“你是谁?”其实,连我自己都觉得说这三个字的音是变了调的。“是……我”回话的比我还熊。我大声喝道:“你哪个单位,干什么的?”对面传来:“报告政府,我……是某某农场的,出……来……拉屎。”

   我心里说:真是寸劲,听说离我们指挥部10公里有个某农场的运木点,前几天路过时还没有人,今天竟住上了人,我虽然摸清了他的身份,也影影绰绰看到一个地窨子在冒着浓烟,但此时此地,我仍十分警惕,在阶级斗争天天讲的那个年代,有时两条腿的人比四条腿的野兽还可怕。再说,在这凄冷的深夜,我二人狭路相逢,他要是个报复狂、亡命徒呢,那和……犹豫不得,我强作镇静地喊:“你上远点拉,我是八五三的,后面还有两位同事也在拉屎,等会过来就说我在前面等他们。”我边说边走,快速从他旁边迂回过去。没听到他对我说话的反应,也根本没打算听他说什么。

   我再次急行军,一口气跑出去少说也有五里地。听听身后没有异常,我松了口气,擦把冷汗,步子开始缓了下来我边走边想,真是后有追兵,前有伏兵,都让我用虚虚实实、真真假假的雕虫小技闯关,不觉好笑。我正想入非非,只听身后“嗖”的一声,半天动弹不得。我借着刚刚爬上树梢的月色向四方察看,没有任何情况,除了松涛声再也听不到什么。大概猛兽们睡着了,小动物们也被那三枚信号弹吓蒙了,万籁俱寂。

当我回过神来,再没敢松劲,一鼓作气跑回指挥部。当我撩开指挥部的大帐篷时,已是白发苍苍、如同慈父般的马继常老场长吃惊地望着我说:“小鬼,半夜了,你咋回来了?”这时,我虽心有余悸却掩饰不住胜利的喜悦,像个孩子一头扎进老人的怀里悄悄擦干眼泪。

第二天早餐时,老场长特让炊事员犒劳了我一顿黑熊和野猪肉。然后,我便带领一台斯大林一100马力拖拉机拉着一拖车高粱米于中午时分到达了青山口冰道工地,圆满完成了领导交给的调粮任务。

 

 

王金庚   19586月从西安支边到八五三农场林业分场任林业技术员。1962 年到1969年在林业分场学校任教,1969年到1972年在五十八团十四队学校任教1972年到1999年在红旗岭农场林业科任技术员、工程师。19992月退休。

  评论这张
 
阅读(6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