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58团-红旗岭农场荒友家园

北大荒-挠力河-完达山-红旗岭-……

 
 
 

日志

 
 
关于我

我们是一群曾经生活在北大荒58团-红旗岭农场的朋友,那里记录着我们的青春,影响着我们的一生。尽管我们现在分散在中国甚至世界的各个角落,但那里的山、水、土地、草原,那里的一切,永将留在我们心上。

 
 

纪景春:救命之恩永不忘  

2018-06-09 18:09:39|  分类: 老一辈的追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是作者写于前几年的文章,情感真切,真实动人。祝作者和赵医生健康长寿!

 

       近日,老干部科传达上级文件精神,开展“红色教育”活动,要求每位老同志都要写回忆文章,激励自己,教育后人。会后,几位老同志闲聊,医院退休老院长赵连忠同志小声说:“这一辈子忙忙碌碌,做的都是些平凡的小事,没有什么好写的。”我听后感触颇深。31年前,一段刻骨铭心的往事,又浮现在我的眼前。

       那是197911月末,农场安排机关和非农业单位到鹿场挖围墙地基沟,机关的总任务又分别落实到各科室。生产科李玉清、李景凡和我算是棒劳力。我连续劳动两天,感觉身体不舒服,肚子丝丝拉拉地疼,一阵紧一阵松,晚上睡不好觉,早晨也吃不下饭。我爱人吕淑范说:“你折腾一宿没睡觉,早晨又没吃饭,要不我给你请个假,到医院看看。”我说:“以前排水时肚子也疼过,估计是受凉了,干活出点汗就好了。科里集体分的任务,少一个人怎么行呢?”于是我扛着镐和锹,走山路到鹿场挖沟。我拼命地抡镐挥锹,一会儿头上就冒汗了。我以为出点儿汗病就会好的。可是,越拼命干肚子越疼得厉害,汗水湿透了内衣,坚持到快吃中午饭时,实在坚持不住了,只好向张务军科长请假。张科长说:“你先休息休息,等吃完中午饭再回去吧。”我想,大家都在干活,我在一旁休息不太合适,就说:“送来饭我也吃不下去,我还是先走吧。工具就放到工地大家用吧。休息好一点,明天我再来。”于是,我就朝山路往回走。越往前走,肚子越疼。大约走到一半路程的时候,五脏六腑翻江倒海,好像有千百条铁钩子连拉带扯,疼得直不起腰来,迈不动步子,大汗淋漓,两眼一黑就昏倒了。也不知过了多久,当我又被剧烈的疼痛折磨醒时,树林一片寂静。我后悔没听张科长的话,坐送饭的车到医院就好了。这时,我盼着有人从山路经过,背我回家。可是左等右等没人来。世上买不来后悔药。我对自己说这样躺着就是等死,还是往前爬吧。于是爬几步、走几步,再爬、再走,就这样爬爬走走、走走停停。大约下午4点钟左右,我终于爬到山下的家,一头扎到床上。我爱人在服务队上班,她们也在鹿场挖地基沟。吃中午饭时找我,听说我请假回家,很是惦念,一下班后赶快往问跑。到家后,看见我在床上翻来滚去,浑身都湿透的痛苦样子,二话没说,赶快借来推车。和我大儿一子两个人一路小跑,把我送到医院门诊室。这时大约己是下午6点钟左右。

       门诊医生说,看样子可能是阑尾炎,先住院观察观察,外科医生们都去劳动了,等他们回来我转告给他们。大约晚7点左右,赵连忠大夫来查房,当时我的肚子己经不那么疼了。后来才知道,阑尾穿孔就不那么疼了。他问了问病情,说先吃消炎药观察观察,就走了。家里还有三个孩子没吃饭,大儿子明天也要上学,我对爱人说:“我现在肚子不那么疼了,你们赶快回去吧。”我爱人对同病房的屈发德说:“小屈,你费心多帮照顾一下,有事喊医生护士,我明天早上来。”小屈好像是干活扭了腰住院的,他特热情,满口答应照顾我。

       大约晚上8点多,赵主任又来到病房,他说:“为了保险起见,咱们还是今晚上做了吧?”我说:“我听医生的。”他说:“好,准备手术。”大约半个小时后,我就被推进了手术室。因为是局部麻醉,整个手术过程我都能感觉到。我听到了手术刀割肚皮的唰唰声,就听赵医生说,穿孔了,捡了一条命,等到明天严重感染就麻烦了。接着就听到小抽泵洗肠子的轻鸣声,感觉在翻肠搅肚。又过了好长时间,我被针扎得叫了一声。赵医生说:“到最后缝针了,忍着点吧。麻药过劲了,不能再打麻药了。”

       做完手术,把我推到病房,已经快到晚上11点了。据说正常阑尾手术时间2030分钟就够了,可是我的手术却用了两个半小时。真是好险哪,是赵医生的果断决定和高超医术救了我,使我捡了一条命。

       以后的治疗比较顺利,在医护人员的精心治疗下,正常排气,7天拆线,第21天,科里派“铁牛”车头来接我到科研站,给冬训班讲课。因为头两天下了4.7毫米的雨,所以早晨一上冻,路面像镜面一样,“铁牛”一路打滑。1219日、20日降雨,这在我场是没有过的,所以记忆犹新。据此推算起来,我住院手术的日期是1130日晚上。

       事情己经过去三十多年了,当年我39岁,赵医生45岁。现在我已是古稀之年,赵医生己经76岁了。这件事使我深受感动。但至今我也不明白的是,这些医护人员也和我们一样,白天劳动了一天,怎么那样快就做好了手术的准备工作,当晚立即做手术呢?

       因为是救命之恩,我也想过送礼,以表感谢。当时所谓礼物,就是香烟、果酒、罐头之类。可是我和赵医生不熟,怕他不接受,又怕别人看见对他影响不好。当时的社会风气,人和人的关系是同志式的、纯真的,好像送礼、收礼都是不光彩的见不得人的行为,所以只好作罢。但至今想来,仍使我心怀歉疚和不安。

       这件事,赵医生可能早己经忘记,而我却刻骨铭心,终生不忘。赵医生救治的病人成百上千,他却认为这是自己应该做的平凡小事,不值一提。赵医生,谢谢您!革命军人的品格,白衣天使的风范,平凡中孕育着伟大。您就是我心中的活雷锋。

 

 纪景春,19629月考入黑龙江八一农大,1966年参加黑龙江八一农大教改,19683月任红旗岭农场十二队技术员,19729月任红旗岭农场生产科副科长,1983年任红旗岭农场副场长,2011年退休。

 

 

  评论这张
 
阅读(140)|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